北方四岛,日俄实力逆转的分水岭:埃塞俄比亚2018局势

发布时间:2020-04-02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眼下,日本的菅直人内阁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   对内而言,菅直人内阁的支持率已经跌到不足18%。此外,围绕着前党魁小泽一郎的党员停权议题,党派争议越来越激烈,近20名议员酝酿自组新的党派。如果他们一旦脱党自立,菅直人内阁将应声而倒。菅直人派的领导人强调,要与小泽切割,才能重获民意支持,稳定执政基础。事实上,日本经济恢复乏力,失业率高涨,国际地位的下挫,才是问题的根本症结,尽管日本朝野不敢正视这个问题。
  日俄领土纷争的加剧则导致了日本目前的外交困局。自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视察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之为“北方四岛”)之后,东京与莫斯科迅速交恶。日本召回驻俄大使以示抗议,外长前原诚司则在年前乘坐飞机从空中视察北方领土,这是日本阁僚首次对北方领土进行视察。
  但是,在新年之后,俄罗斯国防部长和副总理等领导人相继视察北方四岛,双方对抗程度更加剧烈。之后,俄罗斯重型轰炸机飞越该区域的上空,日本战斗机虽然起飞追踪,但也无可奈何。俄罗斯甚至开始考虑将航空母舰驶入该海域,以抗衡一连串的日美海上演习。
  在外交上,俄罗斯关闭了与日本就领土问题的谈判大门。日本外相前原诚司离开莫斯科不久, 俄罗斯外交部情报局长卢卡斯皮茨就宣称,今后不会再与日本政府就领土问题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涉。迄今为止,这是俄罗斯政府作出的最严厉的表示。
  日俄领土纠纷,日本除了得到美国的表面支持之外,几乎在亚洲邻国中没有同情者。而因为独岛(日本称为“竹岛”)与日本纷争不断的韩国,更情绪性地说这里“日本帝国主义遭到的报应”。
  此外,俄罗斯和中国的水产公司将在国后岛成立合资公司养殖海参,双方已于2月初签署了备忘录。这是第三国企业首次在北方领土参与经济活动。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日本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
  弱国无外交。今天的日本,当然不是弱国。但是,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相比较,日本的国力可谓大幅度衰退。前不久,连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也被中国夺走。不仅如此,在苏联解体后沦为二流国家的俄罗斯,在普京掌权后改变策略,重燃强国之梦,国力大幅提升。日本和俄罗斯一消一长之间,双方的国力对比就发生了重大逆转,形成了今天这样的结局。
  其实,日本不是没有机会推动北方四岛问题的解决。
  在苏联的晚期和叶利钦的新俄罗斯时代,莫斯科濒临经济破产的边缘,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期待从日本那里得到庞大的经济援助。他们希望与日本达成妥协,先归还国后、择捉、齿舞、色丹4个岛屿中的两个小岛,然后签署和平协议,拓展俄日全面合作关系。但日本坚决不同意,认为只拿回两岛,可能会永久失去另外两个大岛,因此固执要求一揽子解决北方四岛问题。日本就此错失了历史给予的机会。
  北方四岛的争议,让菅直人内阁陷入严重的危机。与钓鱼岛问题刚刚被写进某些教科书不同,北方四岛是日本“无法放弃”的领土诉求。在记述领土时,日本中小学的学习指导纲要总是会写明: “北方领土是我们面临的领土问题。”
  也就是说,“归还北方四岛”是日本领土教育的“政治正确”。如今,俄罗斯不给日本任何面子,在这个问题上半步不让,让菅直人内阁陷入难以收场的局面。
  中国和日本也存在着战后的领土纠纷,有中国人对韩国人的“报应说”颇有同感,也倾向于用联俄来对抗美日同盟。
  但是,在严肃的领土纠纷中,中国不应该卷入其他国家的问题,因为中国本身就相当反感美国卷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南海的领土纠纷。更何况,在反对苏联霸权的年代,中国还支持过日本收回北方四岛的诉求。在领土问题上,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是必须的,但认为结盟就能要回钓鱼岛,则不切实际。

相关热词搜索:分水岭 逆转 实力 北方四岛 日俄实力逆转的分水岭 北方四岛 日本北方四岛问题历史沿革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