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中的幽默

发布时间:2017-02-16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围城中的幽默篇一:浅谈钱钟书《围城》中语言的睿智幽默 2

浅谈钱钟书《围城》中语言的睿智幽默

河北省怀来县沙城第五小学 赵艳峰

【内容摘要】

钱钟书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名家,而被誉为“新《儒林外史》”的《围城》则是他的代表作。他的语言风格诙谐幽默, 令人拍案叫绝,《围城》的幽默是别具一格的,他书中人物语言的幽默、俏皮、睿智,一踏进《围城》的世界里,读者简直有些措手不及,那连环炮一般袭来的联珠妙语,天生谐谑,叫人既应接不暇,又丝毫不能割舍,于新奇兴奋中竟有目眩神迷之感。尤其是那些新奇的比喻,简直如天上的星辰光彩夺目,不落俗套,充满智慧之光, 令人忍俊不禁,又是赫然警句,诱人深思。读过《围城》的人都领略到他深厚的语言功底,具有“幽默中见睿智”之特色。而这一特点源之于钱钟书先生对人性的洞察,对知识的广博吸取,对生活的深刻省悟。有了这一切,才会使他站在不同凡响的高度上,俯视“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使人觉得有一个独具慧眼的智者隐身于字里行间,含着戏谑的眼光看待灰色社会和人物,因而《围城》熔铸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体现出智慧和书卷气的幽默风格,并在轻松的笑语中蕴藏着丰富的、温厚的内涵。这种幽默具有恒久的超时空性,从而达到了一个他人难以企及的境界。

【关键词】幽默睿智 妙语联珠 深厚的文化底蕴语言大师

【正文】

钱钟书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名家,而被誉为“新《儒林外史》”的《围城》则是他的代表作。他的语言风格诙谐幽默, 令人拍案叫绝,《围城》的幽默是别具一格的,他书中人物语言的幽默、俏皮、睿智,具有“幽默中见睿智”之特色。第一次读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常常被先生睿智幽默的语言逗笑,击掌而乐,颇有点拍案叫绝的意思。自

此成了钱迷。《围城》这本书首先让我折服的就是语言的魅力,那种充满着敏锐思维与丰富联想的独特小说语言,既是天生妙语, 令人忍俊不禁,又是赫然警句,诱人深思。至于《围城》的象征主题我倒是后来才慢慢意识到的。 “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说像“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虽然这一主题成为人们对婚姻的一个注解,但我对此没有太深的意识,觉得书的主要内容还是写知识分子的人格及传统文化和西式文化双重浸透下的知识分子的生活剧。其中人物都像小丑,可怜、可悲、可憎中竟又透出几分可爱来,但其中故事却都像写实,真实到一种近乎刻薄的地步。

这些人间悲喜剧,主要是通过作者独特的语言所构成,只有深刻理解钱钟书先生的语言艺术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书中人物的特点及作者所要表达的意图。下面,我主要从以下三方面来解读《围城》的语言艺术魅力。

一、准确流畅又鲜活独特的比喻,使其幽默不落俗套,具有睿智的书卷气。

最能体现《围城》睿智、隽永的幽默艺术风格的莫过于书中大量新奇独特又形象生动的比喻新奇比喻的运用使《围城》的幽默不落俗套,充满智慧之光。如其中这样一个细节:在回国船上穿衣很少、充满性感的鲍小姐使那些男学生看得心头起火、口角流水,背着鲍小姐说笑不止。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 这“局部的真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他的思维好像是跳跃式地前进,你不知道他要将你带到哪里,等你读过了,想过了,笑过了,才发现其中的妙不可言。你会突然发现钱先生的思维是那样的广博,他信手拈来的词

语用在这里竟然是如此的有趣和贴切。再比如钱钟书先生写方鸿渐最初的情人唐晓芙的笑:“唐小姐不笑的时候,脸上还依恋着笑意,像音乐停止后袅袅空中的余音。许多女人会笑得这样甜,但他们的笑容只是面部肌肉柔软操,仿佛有教练在喊口令:‘一!’忽然满脸堆笑,‘二!’忽然笑不知去向,只余一个空脸,像电影开映前的布幕。”这样的比喻真是别具匠心,极俏皮地描写许多女人的“笑”,以来衬出唐小姐的“笑”。这样的比喻体现了作者独特的才、学、识,从而形成了小说充满智慧和书卷气的幽默风格。

例如还是写唐小姐的眼睛不大却灵活温柔,“反衬得许多女人的大眼睛只像政治家的大话,大而无当。”这大眼睛和大话相去十万八千里,但作者慧眼独具,这一比喻可谓一箭三雕,政治家的空头炮弹,无神的大眼睛,灵活温柔的眼睛,都在互相映衬中越发分明地显示出各自的特性。钱先生笔下的比喻之所以与众不同,一在于它的新奇,二在于它的丰富意味,二者结合显示出浓厚的幽默风格。《围城》的许多比喻是建立在广博的知识背景上,带有一股学者的典雅之气。这样的比喻不是单一的直接的,不是僵硬的泛滥的,而是迂回曲折充满智慧的情趣,让人在笑之后有所思,有所悟,而悟之后才发现这个别有洞天的巧妙之处。

二、具有讽刺意味的人性省察,使其幽默风格别具特色。

《围城》的背景是三四十年代日本侵略中国期间的中国社会,刻画的是一群旧中国知识分子。对社会的黑暗面、人心的阴暗面的描写,如果仅仅用幽默,就脱离了小说生存的年代,而小说的现实意义也必定不够深远。《围城》的内容涉及面广泛,从社会—政治到世态—风俗再到文化—心理,都有作者直接的讽刺,而一些幽默的描写或作一些幽默的议论,也往往融注了讽刺的色彩。比如他写“物价像断了线的风筝,又像得道成仙,平地飞升??”在形象生动的描述中,国家危机、社会凋零导致的经济崩溃的现状得以真实的披露,而国统区统

治当局的腐败无能也受到了极大的讽刺。《围城》中还有许多几笔勾勒出来的人物。作者刻画他们是为了突出表现某种性格,这些漫画式的人物形象,既鲜明生动,又显现人性的深度。比如对于汪处厚二十年官场生涯,作者不一五一十道来,只小作“胡子文章”于诙谐幽默中进行简练而形象的概括和描述。“不料没有枪杆的人,胡子都生得不象样,又稀又软,挂在口角两旁,象新式标点里的逗号,既不能翘然而起,也不够飘然而袅。”汪处厚趋炎附势的本性,在学大帅留胡子而弄巧成拙的这一喜剧情境中,充满讽刺意味地表现出来。“这也许是那一线胡子的功效,运气没坏到底。”讽刺了汪处厚虽遭弹劾,却又能见风使舵,夹起尾巴另谋出路。“假如留下的这几根胡子能够挽留一部分的好运气,胡子没剃的时候,汪处厚的好运气更不用说。这样的讽刺效果,不是片言只语的漫画勾勒,而是让其反讽意味深透于字里行间,以及上下文衔接中,使其行文节奏符合人物心理节奏。

小说中对高松年的描绘采用的也是这一手法。“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是位老科学家”,作者便从“老科学家”生发联想而大做文章,含不尽之意于其中。“不幸的是,科学家跟科学大不相同,科学家像酒,愈老愈可贵,而科学像女人,老了便不值钱”,“他 是二十年前在外国研究昆虫学的;想来二十年前的昆虫都进化成大学师生了,所以请他来表率。”像这样貌似平淡的议论,暗藏机关,环环相扣,影射了高松年的沽名钓誉和政治野心。作者用最简洁、传神的文字,在一定的篇幅里描绘尽可能多的众生相,从而进行人性的挖掘,使《围城》具有了厚实的特点。尤其是讽刺式的幽 默,行文“曲径通幽”,巧妙地构造出的喜剧情境,显示了作者在艺术上的匠心独运,充分体现其独特的幽默风格。总之,与讽刺的巧妙结合使《围城》的幽默笑声尤如一个个机关,每一个机关里,都藏着机智、藏着巧妙、藏着嘲讽,读者自然而然地通其意,赞其妙,进而拍案叫绝,击掌而乐!还是写高松年:“高松年听他来了,把表情整理一下,脸上堆的尊严厚

得可以用刀刮。”这里一“整理”一“堆”两个叙述动词,于不动声色中道破天机。这样的笔法道出了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勾心斗角而又非常虚伪的关系,奇妙的语言让我们读者每到此处竟然也有种想要观察模仿的冲动。《围城》语言有别于一般的小说语言。这是作者独特的艺术表现,其言之有物,能使读者通过其中包含的生活内容和对事物的观察来体会作者的观点。一方面,作者通过变形法来描绘心灵图画。这一变形,表面上是通过联想、比喻来变,其实是要“歪打正着”,使其原形自现。如写买办商人张先生,“他说话里嵌的桃花色综合影院字,还比不得嘴里嵌的金牙,因为金牙不仅妆点,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缝里嵌的肉屑表示饭菜吃得好,此外全无用处。”金光闪闪的桃花色综合影院字用“肉屑”一照,仿佛是对着照妖镜,那副自我卖弄嘴脸藏也藏不住。这样的讽刺手法简直到了刻薄的地步,但我们读了不能不大声叫好。

文学史上典型的“讽刺小说”《儒林外史》采用极度夸张的手法犀利尖锐地讽刺十八世纪“儒林”的种种丑恶行径。书中有无幽默?有。但其幽默已经退居其次,辛辣的讽刺已经擒住读者的眼光。而近百年来中华民族遭受的深重灾难,社会的尖锐矛盾,自然也不容有温厚平和的幽默,狠狠的鞭挞、无情的批判,是文学的主流。钱钟书先生的代表作《围城》就被誉为“新《儒林外史》”。可见这本书对人们的影响之深。尤其是后来拍摄成电视剧后,这部小说更加广泛流传开来。

三、对人性的洞察,对知识的广博吸取,对生活的深刻省悟成就了《围城》独特的语言魅力

李铁映先生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纪念钱钟书先生的长篇文章,文章中讲到:钱钟书是本世纪我国最杰出的学者之一。他不仅精通桃花色综合影院、法文、德文、意大利文及西班牙文、拉丁文,而且对西方的古典的和现代的文学、哲学、心理学以至各种新兴的人文学科,都有很高的造诣和透辟的理解。一位听到过他讲演的德国教授对他佩服得“五体投

围城中的幽默篇二:从关联理论角度看《围城》中幽默用语的翻译策略

从关联理论角度看《围城》中幽默用语的翻译策略

【摘要】作为近代中国最优秀的小说之一,钱钟书的《围城》是集幽默元素的经典之作,因此研究其中的幽默翻译策略十分具有价值。本文着眼于该作中的文化幽默,从关联理论角度探究译者在翻译其中的幽默用语时采用的翻译策略及其达到的效果。

【关键词】

幽默用语

关联理论 翻译策略 《围城》

一、关联理论简述

1986年,法国学者斯波伯和英国学者威尔逊出版了《关联性:交际与认知》的学术专著并首次提出关联理论。关联理论共有两个原则:认知原则、交际原则。该理论认为最佳翻译是读者不需要费多大努力,就能通过译文理解原作的内容,同时保留原文的语境效果,即最佳关联。

二、《围城》的幽默艺术

《围城》语言辛辣讽刺,比喻新奇,幽默的格调随处可见。下面,作者将通过两个具体的例子带领读者感受《围城》的诙谐风格。

1、“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文凭是能力和学识的象征。在中国,高学历是好工作的敲门砖。作者将文凭比作遮羞的树叶,足以见得语言的泼辣讽刺及由此产生的幽默效果。

2、“有他,菜可以省一点;看见他那个四喜丸子的脸,人就饱了。”四喜丸子圆圆肉肉的,略显油腻,是中国特有的一道菜。作者将人脸比作四喜丸子,突出了其脸胖、能吃、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有些恶心的特点。这种比喻非常新奇,令读者拍案叫绝。

三、译文的翻译策略

《围城》桃花色综合影院译本于1979年,由Jeanne Kelly翻译,经Nathan K.Mao校订后出版。现在作者从关联理论角度结合实例分析译文的翻译策略及取得的效果。

1、原作:以后飞机接连光顾,大有绝世佳人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风度。

译文:Later,the planes kept coming in much the same manner as the peerless beauty whose “one (来自:WWw.zHaoqT.net 蒲公 桃花色综合影院 摘:围城中的幽默)glance could conquer a city and whose second glance could vanquish an empire”.(脚注:an expression which describes superlative beauty; it’s equivalent to Helen of Troy in Western literature)

作者运用“顾”字不同的意思营造幽默效果。飞机光顾指,日本不断向中国投放炸弹。“一顾倾城”原形容女子的美貌足以毁掉一座城,这里强调炸弹破坏性强。译者采用直译加注的方法,保留了原文“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说法,同时增加脚注,将其转化为西方读者熟知的美女形象,形象地解释了 “一顾倾城”,遵循了关联理论。该译法既利于目的语读者理解,又保留了原作语言结构,营造了

类似的幽默语境,实现了最佳关联。

2、原作:不过我是饭桶,你知道的,照顾不了你。

译文:But I’m good-for-nothing,you know,I can’t look after you.

在汉语中,“饭桶”指吃得多且能力很差的人。若直译为桃花色综合影院中的饭桶,就变成了“用来装米饭的桶”,与原文的意思完全不相关。桃花色综合影院中很难找到与汉语“饭桶”的对等形象,因此译者将其意译为桃花色综合影院中“无用的人”。该译法虽在语义上相互关联,但舍弃了原文的比喻修辞及幽默效果,没有实现原作风格和语义上的双重关联。

3、原作:辛楣一肚子的酒,几乎全成了醋酸,……

译文:The wine in Hsin-mei’s stomach turned into sour vinegar in his jealousy.

这段描写的是赵辛楣见苏文执悉心照顾醉酒的方鸿渐,心生嫉妒的场景。“醋酸”实际指“嫉妒心”,不是做菜的调料。中国读者都会联想到这层含义。而在英语中,“醋酸”并没有联想意义。译者采用了直译加增译的方法,从关联理论看,既保留了原文的语言结构和幽默风格,又译出了“嫉妒”之意,便于西方读者理解。

四、结论

幽默用语翻译实际上是两种文化的互译。不同的文化幽默方式不同。译者在翻译文化幽默时应遵循关联理论,寻求最佳关联,既传达出原作的意思又保留原作风格。作者认为在关联理论指导下,直译加注是翻译幽默用语的最佳方式,既能保留原作结构,又易于目的语读者理解,有利于实现最佳关联。

[1]Gutt Ernst-August.Relevance and Translation.Cambridge, Massachusetts: Basil Blackwell.Ltd.1991.

[2]Ross,Alison.The Language of Humor.London/New York: Routledge.1998.

[3]Sperber,D & Wilson.Relevance: 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Oxford: Basil Blackwell,1995.

[4]黄豪.言语幽默的语言学思考[M].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7.

[5]陆文虎.“围城”内外―钱钟书的文学世界[M].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2(4).

[6]钱钟书.围城[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围城中的幽默篇三:论《围城》的讽刺幽默艺术

论《围城》的讽刺幽默艺术

小说《围城》的作者钱钟书先生用讽刺幽默的艺术对人的本性、人的价值和人的意义作哲理性探索,从而使他的讽刺具有深刻的力度。他在用X光线透照“一切琐屑的、可怜的、卑微的、鄙陋的”世事人性,对某些现象作深刻的概括和鞭辟入理的剖析,达到惊世骇俗的效果。

讽刺艺术细腻锐利机智1947年,《围城》一书问世,随之在褒贬不一的评论中销声匿迹。30年后,《围城》从海外归来,已经蜚声国际,举世传诵,并被译为英、法、德、日、俄、捷、西等多种译本。《围城》在越来越多的注意中成为一种文学现象。我想这不仅是因为《围城》深刻的主题意蕴,更因为其独具魄力的艺术特色:讽刺幽默。

一、讽刺艺术

讽刺是文学创作的一种重要表现手法,它用讽刺和嘲讽的手段描写敌对、落后和反动的事物,有时甚至用夸张的笔法加以揭露,以达到贬斥、否定的艺术目的。中国文学作品的讽刺艺术,历来过于凝重,如冷峭夸张的张天翼、沉郁深厚的沙汀、京片子式的老舍。而钱钟书《围城》的讽刺却是铺张、细腻、机智、幽默,既见清代吴敬梓之功力,又有西方近代讽刺大家的风范。钱钟书的艺术成就源于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他精通经史,学贯中西,通晓古今,因而目光深遂、透彻,能俯看人世间的纷扰,自然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洒脱,而他睿智的才思所焕发出的创作才华更使他的小说语言既有讽刺的机锋,又有幽默的机智。

《围城》中的讽刺,体现了作者对人性及其弱点的哲理性思考,是对人的文化心理的细微精确的把握。从而增大了作品的内涵,同时也使讽刺意蕴更加丰富。讽刺的犀利性与蕴含性融于一炉,形成其独特的讽刺艺术风格。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讽刺的细腻

嘲笑含辛涩,揶揄有沉思,快感夹感叹,用钱钟书自己的话来说即为“银笑”。也就是把讽刺的线条变得粗中有细,更富表现力。这一艺术风格在《围城》中随处可见。那么作者是怎样巧妙地运用多种语言手段使作品产生讽刺效果的呢?聊举几例。

在方鸿渐即将到达三闾大学的一幕场景中,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语言描写:“撇下一切希望罢,你们这些进来的人!”方鸡渐几乎是用《圣经》中上帝的口吻,来教谕尘世的凡人去解脱他们的苦难,而他自己却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酥基督,永远受苦受难。于是在看似平淡的文字里咀嚼出了苦涩的味道。

又如,方鸿渐归国途中,那些留学生们恨不得立刻就回去为它(祖国)服务”,却“成天赌钱消遣”;“一片乡心正愁无处寄托”,且“麻将当然是国技,又听说在

相关热词搜索:围城 幽默 围城中情节的幽默讽刺 文学作品幽默围城 幽默 围城中情节的幽默讽刺 文学作品幽默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