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立志文言文翻译 [中考文言文浮槎山水记翻译:欧阳修《浮槎山水记》]

发布时间:2018-12-16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中考文言文浮槎山水记翻译:欧阳修《浮槎山水记》?

原文:浮槎山,在慎县南三十五里,或曰浮阗山,或曰浮巢山,其事出于浮图、老子之徒荒怪诞幻之说。其上有泉,自前世论水者皆弗道。

翻译:浮槎山在慎县南方三十五里,有人叫它浮阗山,又有人叫它浮巢山,是由和尚、老子之徒荒怪虚诞幻化的说法。山上有涌泉,以前谈论水的人都没有提到过这里的泉水。

原文:余尝读《茶经》,爱陆羽善言水。后得张又新《水记》,载刘伯刍、李季卿所列次第,以为得之于羽,然以《茶经》考之,皆不合。又新妄狂险谲之士,其言难信,颇疑非羽之说。及得浮槎山水,然后益以羽为知水者。浮槎与龙池山,皆在庐州界中,较其水味,不及浮槎远甚。而又新所记,以龙池为第十,浮槎之水弃而不录,以此知其所失多矣。羽则不然,其论曰:“山水上,江次之,井为下。山水: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言虽简,而于论水尽矣。

翻译:我曾经读《茶经》,知陆羽精通水质,以后又得张又新《水记》,记载有刘伯刍与李季卿所判定水的等级,(张又新)认为两人均采陆羽的说法,但其标准与《茶经》不同。张又新是狂妄险谲之人;所说的话令人难以相信,我很怀疑并非陆羽的说法。等到我得到浮槎山水后,更相信陆羽精通水质。浮槎山、龙池山均位于卢州界中,比较二山之水可知浮槎山的水远胜龙池水。但若张又新之说,龙池之水居第十,浮槎山之水弃而不录;因此可知张又新的书有很大的差失。但陆羽则是内行人,依陆羽的说法,山水最好,江水中等,井水最差;山水中又以乳泉石池漫流的水为最佳。他的言辞虽然简洁,但对水质的品论却(十分)透彻(完尽)。

原文:浮槎之水,发自李侯。嘉祐二年,李侯以镇东军留后出守庐州,因游金陵,登蒋山,饮其水。既又登浮槎,至其山,上有石池,涓涓可爱,盖羽所谓乳泉、石池漫流者也。饮之而甘,乃考图记,问于故老,得其事迹,因以其水遗予于京师。予报之曰:李侯可谓贤矣。

翻译:浮槎山的水,是李侯发现的。嘉佑二年,李侯以镇东军留后兼任卢州太守。游金陵时登蒋山,并饮蒋山之水。又登浮槎山,发现山上有名池,池水涓涓可爱,正是陆羽所谓的乳泉漫流。试喝时味道甘美。于是考证地方风俗志徵询问故老,得知山水事迹。因此将此水送给远在京师的我,我以下述水记以为答谢。李侯可说得上贤达。

原文:夫穷天下之物无不得其欲者,富贵者之乐也。至于荫长松,藉丰草,听山流之潺湲,饮石泉之滴沥,此山林者之乐也。而山林之士视天下之乐,不一动其心。或有欲于心,顾力不可得而止者,乃能退而获乐于斯。彼富贵者之能致物矣,而其不可兼者,惟山林之乐尔。惟富贵者而不可得兼,然后贫贱之士有以自足而高世。其不能两得,亦其理与势之然欤。今李侯生长富贵,厌于耳目,又知山林之乐,至于攀缘上下,幽隐穷绝,人所不及者皆能得之,其兼取于物者可谓多矣。

翻译:天下之物只要想要都可得到,这是富贵之人的乐趣。在松荫下枕着丰草听潺湲的水声,饮滴沥的石泉。这是山林之士的乐趣。山林之士看到天下之乐能不动心。有时心里想要,考虑到无法得到就立刻停止。退至山林中而获得快乐。富贵之人虽然有很多宝物,却不能兼有山林之乐。只有李侯生长于富贵中,视听之娱都能满足。至于攀缘山上山下,所有幽隐穷绝之处均已走遍。人们不能得到的都能得到,从外物中可取得的可说多了。

原文:李侯折节好学,喜交贤士,敏于为政,所至有能名。凡物不能自见而待人以彰者,有矣,其物未必可贵而因人以重者,亦有矣。故予以志其事,俾世知斯泉发自李侯始也。

翻译: 李侯折节好学,善于结交贤士,敏于为政所到之处都有好名声。有些东西本身并不显著,必须等待人的发现才能出名。有些东西本身未必可贵。却会因人的关系而变得重要。所以我把这件事记下来。使世人知道浮槎山水是李侯最早发现的。

三年二月二十有四日,庐陵欧阳修记

相关热词搜索:中考文言文浮槎山水记翻译:欧阳修《浮槎山水记》 欧阳修苦读文言文翻译 欧阳修传文言文翻译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