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尔:世界的精神财产:哈维尔潘那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桃花色综合影院精选 点击:

  12月18日晚,在微博上看到捷克前总统哈维尔逝世的消息,一时竟无语,极度悲哀。从来没有一个总统有他这样多的“头衔”:剧作家、诗人、异见人士、刑满释放人员、政治家、哲学家,坐监狱劳动时,还当过电焊工。音乐人左小祖咒还说他是“一个摇滚总统”,是的,他当总统时做的一个工作是把天鹅绒乐队邀请到捷克去演出。哈维尔也是捷克地下摇滚乐团“宇宙塑料人乐团”的铁杆歌迷,曾发表一份著名的文件,声援当时被捕的乐队成员。哈维尔多年后回忆,“我突然领悟到,不管这些人的语言多么粗俗,头发多么长,但真理在他们这边”。
  1975年,哈维尔写了《给胡萨克总统的公开信》,将一个选择放在总统和每一个公民的鼻子下面:是生活在谎言还是真实中。由于他这封信,一种人们竭力闭起眼睛不看的荒诞境遇多少变得有些不可回避。
  1977年1月,哈维尔与追求自由的朋友们一起撰写并发表了要求保护自由的宣言,这份文件今天已经成为人们争取自由的典范章程。“反政治的政治”就首次出现于此文,该短语对“政治是肮脏的”这一颇有几分犬儒主义的流行说法提出有力的辩驳,它不再将政治定义为权力的游戏,而是一种有规则的游戏,一种人道的对话妥协。哈维尔和同仁们坚信:“没有共同拥有和普遍树立起来的道德价值和责任,也就没有法律和民主政治,甚至市场经济也不能恰当地运转”。
  如今,哈维尔的许多理念已经成为世界的精神财产:活在真实中;“从小处着手!”;“无权者的权力”;政治的原点是有个性的人,必须唤醒个人的良知。这些理念让我想起王阳明的心学要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秉持着那些理念,哈维尔和他的同胞们把社会革命做得那样温柔、顺畅而感人,以至于世界居然用了一个十分美好而有质感的词来命名他们的惊天变革:“天鹅绒革命”。1989年,哈维尔被推举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93年至2002年,他担任捷克独立后第一任总统。估计世界上的所有政治家都得带着点嫉妒心态承认:哈维尔是一个最不像总统的总统,最不务正业的总统。世界将记住哈维尔1990年新年作为总统发表的献辞:“人民,你们的政府还给你们了! ”
  在我眼中,哈维尔是个作家,业余时间曾经当过总统。有一次,当他跟同仁们起草一个政治文本时,他偷偷溜掉,跑到附近去看了一个先锋戏剧的首演。我总觉得他当政治家是被逼的,是他争取写作自由的副产品。他认为“我是一个作家,我的天职令我觉得道出我赖以生存的世间真理是我自己的责任”。除了《乞丐的歌舞剧》,他还出版过《反符码》,这是一本图像诗集,显然有当代艺术的特征。它既有象征派诗歌的风格,也有概念画作品的意味,有的诗篇与当下的网络调侃文体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模式》一篇只有几行:“最近几年我们在……方面,谁都不能否认,达到了最好的成绩,可是我们不能不说在某些方面还有一些缺点,主要是在……(下面是大半页纸的省略号)。”最后在页面底端一行是:“……方面,我们应该继续努力。”
  哈维尔的政治行为和文学写作,对中国许多人来说是熟悉的、亲切的,他的言行和写作是思想火种。学者傅国涌在微博中表达对哈维尔的崇敬:“天鹅绒革命结束了冰冷的专制时代,哈维尔的意义不仅是东欧的,也是世界的。生活在真实中、无权者的权力……这些经典表述永远激励人类的心灵,不分国家和种族。”
  是的,哈维尔与我等血肉相连。我看到,翻译哈维尔多篇文章的崔卫平在文风、思维方法和文学思想、政治理念等方面明显受到哈维尔的影响。她的文字带上了某种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中欧小说传统的味道:深刻而睿智,富有哲理思辨色彩,还不时讲点幽默。崔卫平近年来的写作细致温润,思路颇为幽深,有的句子我要反复读两遍才能领悟其中三味。
  我将记住,那天我是从作家和出版人徐晓的微博得知哈维尔逝世这一消息的。在那条传达噩耗的微博中,徐晓说:“一个真实的人,对二十世纪的历史产生了重要影响。哈维尔的精神遗产早已超越了捷克,在这个世界上无处不在。”(详细报道请见本期人物版)
  
  郝建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著有《影视类型学》等。

相关热词搜索:财产 精神 哈维尔 哈维尔:世界的精神财产 精神财产 精神病人的财产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