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数钱

发布时间:2018-06-27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每个月,父亲发饷的那天,家里就像过节一样,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父亲踏进家门时,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父亲坐下来,先不动筷子,而是伸手去怀里,掏出今天的工资。他将几张薄薄的钞票捏在手里,抖上两抖,把食指和拇指伸到嘴边,哈一哈气,开始一张张地数。当时的钱,最大面额是十块,主要是五块、两块和一块的,还有角币和分币。虽然工资少,但细细地数起来,仍然要花费两三分钟。父亲数毕,报出数目,递给母亲。母亲笑眯眯地接了,站起身来,走进卧房,把钱锁进一个隐秘的柜子里。她坐回饭桌上,对着我们两个小人儿说:“存着,给你们交学费。”
  我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抢过酒壶,给父亲的杯子里,倒上满满一杯酒。父亲笑眯眯地摸摸我的脑袋,左手端起酒杯,右手拿起筷子,对着桌上的回锅肉,点上几点。得到开饭的信号,我们欢喜雀跃,急不可耐地夹菜刨饭、大快朵颐。
  几年后,全家人围着爸爸数钱的乐趣,被工资打卡剥夺了。不过,父亲最近又开始数钱。
  去年,父亲得了脑梗。治疗了半年,虽然康复了,但他的左手左脚仍然不灵便。受此打击,父亲性情大变,原本爱说爱笑的他变成了一个木讷的老头儿。不开口说话,问话也不回,好像脑梗让他的耳朵也坏掉了。精神的沉沦加速了健康的恶化,他整日蜷在沙发上,基本的活动都取消了,右腿的肌肉也开始萎缩。我们对此焦虑万分,却又束手无策。
  还是母亲有办法,她将买菜的零钱整理起来,央求父亲:“你帮我数数,有多少钱?”
  父亲坐在沙发上,抬起浑浊的眼睛,茫然地望了一会儿母亲,不吭声,伸出右手去拿钱,准备开数。
  “左手数。”母亲叮嘱道。
  父亲转头望向窗外,迟疑了一下,顺从地换了左手。他笨拙地将钞票一张张拿过来,把毛票归一类,块票归一类,姿势又吃力又别扭。数完以后,母亲问他:“多少钱?”
  “没记住。”父亲难为情地扯了下嘴角,算是回應。
  “再数数。”
  父亲又再数一次,数过三四次,方才报出钱的数目。
  整理菜钱这件小事,令他的眼神重新活泛起来。一段时间后,父亲精神明显好了很多。他又主动揽下一项任务:拣谷粒。每天上午,父亲就戴上老花镜,坐在沙发上,慢慢把米粒中的谷粒选出来。隔三岔五,又把母亲“不小心”弄混的黑豆和绿豆分开。
  父亲和母亲心照不宣地玩着“数钱、选豆”的游戏,三个月后,父亲能独自站立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练习走路。刚开始,只能扶着沙发走;慢慢地,可以拄着拐杖走几步了;现在,活动空间更大了。两个老人家,又能一起到小区里散步了。
  父亲数钱,两种姿态。每一种姿态里,都饱含着父母相伴相携的情分。

相关热词搜索:数钱 父亲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