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行舟一茆帆] 江上行舟的诗句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 日记大全 点击:

     中国传统艺术,一定要承载最广大群众的感情,承载最具现代意识、最有普世价值的观念,才能打动不同文化背景的“老外”。      在海上艺苑中,茆帆无疑是一位相当潇洒的书画家,有人说他骨子里是一个传统到家的“没落文人”,行为方式上却是一个正宗老克勒。说他传统,也许是他擅长书、画、印,还能做得一手旧体诗,长啸短吟,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他却乐此不疲。说他老克勒,是因为他处世为人相当海派,敢于千金抛洒,敢于举杯痛饮,敢于挑战礼教,敢于在艺术上不拘一格,创新求变。
  现在,他的个人书画展正在新天地一号会所举办,内业人士得知消息后都去观瞻一番,是捧场,更是在掂量他的斤两。结果,被他近年来痛下的功夫所服膺了。
  茆帆在童年时就浸淫古典文学与书画艺术之中,12岁就临池研墨了,还要背唐诗宋词,学做格律诗,稍大,读四书五经。他父亲是搞实业的,虽然不是书法家,但酷爱中国传统艺术,眼界也很高,陆续收藏了一些字画,其中有董其昌、恽南田、何绍基的作品,他就照着翁方纲的手卷临池习字。
  从翁方纲入手后,他又临了几年欧阳询、王羲之等大家的字,上溯龙门二十品,下涉赵孟?,真草篆隶都写,真可谓上蹿下跳,大小由之。
  这种转益多师、上追下通的临摹对茆帆兄开拓眼界是很有好处的。现在他真草篆隶拿起来就写,得心应手,就是得益于早年练就的童子功。
  中学毕业后,茆帆到江西插队,种过田,烧过窑,编过报,当过戏曲编剧。最后到南昌工艺美术厂画过蛋壳,也画过立轴,为外贸出口创汇作贡献。后来又到艺术瓷厂做过设计,对陶瓷生产的一套工艺非常熟悉。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回城,他的创作进入一个新阶段,作品经常刊载于解放日报等媒体,篆刻也是在这个时候学的。茆帆是直追汉印一路的,路子很正。所以当“文革”后上海第一次举办书法作品展时,茆帆的篆刻作品就被评委一眼选上。
  茆帆为黄佐临、杜宣、乔榛等艺术家刻过章,为朋友刻的就更多了,都是不收钱的,有时还要倒贴印材钱。一些外地读者在报上看到他的印花后,径直写信来索印,他也刻了寄过去。
  茆帆在农村插队时就学画了,但系统地学画应该在回上海以后,他从王蒙、倪云林、石涛、傅抱石等大家的作品中吸收技法,追求雄浑大气的风格。在茆帆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元明山水画的印象,他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呈现一种磅礴的气势。当然,由于家学深厚及刻苦学习的缘故,茆帆的旧体诗也写得相当到位,耐人寻味。
  这样一来,茆帆就成了海上不多见的诗书画印俱佳的艺术家。但是他不怎么看重同行的美誉,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传统书画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能再孤芳自赏了――特别是自我陶醉,而应该走向世界,对世界产生更大的影响。他说,现在外国人到中国来,也会学学书法学学水墨画,但这多半是旅游项目,属于农家乐性质,老外靠这种游戏不能真正进入中国文化内核。比如这次北京奥运会,英国人以孙悟空为主角做了一个动画宣传片,但看过的人就说,他们对中国文化还不了解。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们不能表达出中国民众的感情。所以,中国传统艺术,一定要承载最广大群众的感情,承载最具现代意识、最有普世价值的观念,才能打动不同文化背景的“老外”。

相关热词搜索:行舟 江上 一茆帆 江上行舟一茆帆 风过疏竹雁渡寒潭 滁州西涧舟自横的妙处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