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拿破仑法典二百年祭

发布时间:2020-05-22 来源: 人生感悟 点击:

  

  200年前的12月2日,拿破仑从教皇手上抢过皇冠来,亲手戴在自己头上,自己给自己加冕成了皇帝。这位从大革命战争中出生的人,似乎借此向世界说明,君权不是神授的,是革命出来的。以后的日子,拿破仑辉煌与灾难相伴,在经历了成串的成功业绩后,于1821年死在流放地——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小岛上。我们中国人认定“成者王败者寇”,追求的是个人最终的成功,按我们这样的眼光,拿破仑传奇般的一生,大起大落,最终还是落了下去,以失败告终,算不上圆满。

  

  2004年12月2日,这是拿破仑称帝200年的日子,法国巴黎铸币厂发行了一套金银纪念币,以纪念这位历史人物。法国的博物馆、出版公司也没有错过这个日子,它们为这200年的纪念日很是忙乎了一阵。但是,向来喜欢发表高论的法国政府,却狡猾地保持沉默,随你民间去折腾,我不掺乎。拿破仑生前生后,都是一个毁誉交加的麻烦人物。我们政府惹不起还躲得起,还敢搞什么官方纪念活动呢?不然,纪念他什么呢?纪念他会打仗?欧洲其它国家不干了,你什么意思?你又想称霸?你不要欧盟了。纪念他当皇帝,喜欢自由、平等、民主的老百姓不干了。你们谁还敢想当皇帝?纪念拿破仑的《法国民法典》?那里面规定家庭中父权高于一切,父亲对家庭财产有唯一的管理权,妻子应服从丈夫,女权运动分子们还不闹翻了天?你还要不要全国一半的女姓选票。算了算了,我政府最好的选择就是躲一边不吭声,老百姓自己想怎么纪念就怎么纪念吧!

  

  中国的报纸网站到处发出消息,“法国隆重纪念拿破仑加冕200周年”, 其实这只是中国编辑们自己的愿望罢了。就只是一套纪念币、博物馆的几幅画、书商发行几本新书,这算“隆重纪念”!拿破仑横行欧洲大陆的神奇战功,拿破仑与约瑟芬的爱情纠纷及与众多情妇的纠缠,多么浪漫的情节,被众多小说和电影带入中国,给人以极过瘾的刺激,法国人怎么能如此冷淡地对待这么伟大的历史人物呢?

  

  拿破仑称帝不值得纪念,倒是《拿破仑法典》(法国民法典)二百周年值得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好好纪念纪念。

  

  1789年6月20日,国民议会通过决议宣布,“所有各类赋税与奉献,凡未经议会正式明确批准者,在全王国各省份概予停止”。国王无权决定税收,只有议会可以决定税收,就这样,国王与国民议会的矛盾激化了。7月10日,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解除了主张税收权在议会的财政总监内克的职务。7月12日,巴黎街头出现成群结队的示威游行,工商业者选出了常务委员会,决定成立国民自卫军。7月13日,示威群众冲进了荣誉军人院,找出2.8万支枪和几门大炮,满大街追打皇家卫兵,到晚上,巴黎城被起义者控制。但是,巴黎城中巴士底监狱的炮台仍然威胁着巴黎。7月14日,常务委员会派人到巴士底狱,要求监狱官德·娄侯爵撤除大炮,遭到忠于国王的侯爵的拒绝。进攻开始,4个小时后,巴士底狱被攻克。以“谁有权决定赋税?”为起因的法国大革命就这样全面爆发,因此也可以说,这是一场纳税人的权利之争。矛盾焦点是什么呢?就是谁在税收上说了算?起义者认为,只有纳税人才有权决定税收。而国王认为,只有国王和贵族才能决定税收。

  

  法国革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工商业者想自己决定税收和法律,农民想抢贵族和教会控制的土地,他们团结了起来;
而国王、贵族、教士绝不愿意丧失自己的传统特权,他们也联合了起来,你对我绝不宽容,我对你绝不手软,双方就这样拉开了以税收权和土地权为核心的你死我活的血战。

  

  1792年9月22日,统治法国上千年的君主制被废除,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宣布成立。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贵族被四处追杀,来不及逃跑的“长得白嫩肥胖的人几乎都上了断头台”。

  

  国王和贵族被打倒了,共和国建立了,并不意味着稳定了。保皇党人在各地掀起暴乱。城里的贫民无套裤汉们没有从革命的胜利中得到多少好处,他们也不满了,他们要继续革命,成立了疯人党,搞起了平等派密谋,要求一切财产公有,共同劳动,平均分配,革命团体中的罗伯斯比尔和雅各宾党对贫民的主张抱有好感,政策上开始向贫民妥协。工商业者急了,他们感到处于保皇党和平等派的夹击之中,他们希望一手继续打击保皇党,彻底终止封建专制,一手镇压贫民暴动,建立起保护私有财产和市场经济的新秩序,他们呼喊“结束革命”。1794年7月27~28日,代表工商集团上层的“热月党人”政变,罗伯斯比尔被送上断头台,雅各宾党人被逮捕,平民起义开始被镇压。1795年10月4日(葡月),巴黎再次发生暴乱,“热月党人”派出拿破仑。拿破仑把大炮拉到了城里,管你们是保皇党人还是平民起义者,一通炮轰,控制了乱局。10月26日,热月党人控制的国民公会选出了督政府,督政府的施政纲领是:积极对王党作战,同时镇压一切乱党,构建和谐统治,重建和平和秩序。因“葡月镇压”的功劳,拿破仑被督政府任命为意大利军团司令。督政府想“结束革命”,但却结束不了,全国一片混乱,动荡不宁。1799年11月9日(雾月),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成立执政府,12月15日,签署《告法国公民书》,称“公民们,革命已经稳定在革命开始时提出的若干原则之上,革命结束了”。热月党人、督政府想干的“结束革命”的事没有干成,到拿破仑手上干成了。法国革命的真正结束不是在“雾月政变”这一天,而是在1804年3月21日《法国民法典》的颁布实施。拿破仑将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原则转化成了法律制度,他比督政府那帮呼喊“结束革命”的人强多了,他以一部严谨的维护法国大革命精神原则的法典真正地“结束了革命”。《法国民法典》的主要起草人波塔利斯强调:“人类社会是建立在财产基础上的;
财产使我们的存在生动活泼、延伸扩大。”规定财产权和有产权的相互平等关系,是《拿破仑法典》的核心。法典确认了农民占有贵族、教会的地产的合法性,确认了工商业私有财产的神圣性和合法性,强调保护所有权,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强调人人有自由和平等的民事权利,承认自由迁移、转业和离婚的权利等等。法国大革命的成果,农民的土地权,工商业的者财产权都得到了保护,怪不得有历史学家称,拿破仑是资产阶级的皇帝,是现代欧洲制度的根本奠基者。拿破仑以后,法国又经历了复辟、四次共和国和一次帝国的动荡,城头不断变幻大王旗,但是,变来变去,谁也不敢把《法国民法典》给变掉。拿破仑人走了,制度却留了下来。这样的制度原则,不仅留在了法国,而且还扩展到欧洲和世界上其它国家。

  

  拿破仑的政治生命,其实在1804年《拿破仑法典》颁布时,就已经完成了。这以后他乱七八糟的称帝和征战行动,除了给诗人们留下一些浪漫的咏叹之外,给民众留下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外,没有太多正面历史意义。他自己对此似乎也非常明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拿破仑在临死前说:“我一生四十次战争胜利的光荣,被滑铁卢一战就从历史中抹去了,但我有一件功绩是永垂不朽的,这就是我的法典。”他是有历史眼光的,他知道有了《拿破仑法典》,他这浪漫的一生,也算极圆满了。

  

相关热词搜索:拿破仑 法典 二百年 杨鹏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