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然而止的读ga还是jia【彭渤:那一刻爱情嘎然而止】

发布时间:2020-03-20 来源: 人生感悟 点击:

  彭渤,女,29岁,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原急诊科护士。   感染原因:接触病人感染。   现状:肺纤维化,肺功能轻度异常,多处骨坏死(双肩,双髋,双膝,踝等)。现住北京小汤山医院。
  
  
  在距离彭渤床头不远处摆放着一只精致的小型塑料笼子,里面弯弯曲曲的滑梯上正熟睡着一只小仓鼠,“那是朋友委托我照管两天的。”随后咯咯笑声。
  记者坐定才说明完来意,刚才还微笑着的彭渤突然掩鼻而泣,她说自己想起了家中的父母,“我受点苦真没什么,现在却连累到他们。”当记者递过去纸巾的时候,彭渤“噗嗤”笑了出来,开始很快擦拭那些溢出的泪水。想哭就哭,该笑就笑。她说,自己是一个急性子,“有时候新来的医生动作不够快,我比他们还着急。”
  
  曾经她总以为“不会有我”
  
  2003年4月下旬,彭渤出现持续高烧,“我就觉得自己是夜间着凉感冒了吧。”她认为自己年轻,身体好,不会那么容易就受到传染。看着周围同事接连倒下,她当时的反应是“不会有我。”直到被送进监护病房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有多可怕,“当时我就想着进去待几天就好了。”她回忆说,在身体感觉不难受的时候,和病友在房间里面看电视,闲聊天“多自在啊。”
  出院后,彭渤的头等大事就是赶紧减肥,于是她开始学跳操和拉丁舞。当她发现自己伴随运动经常会出现骨间疼痛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缺钙,于是猛吃一通钙片。后来听闻外面不时传出“骨坏死”的消息,她也毫不在意。“我就想肯定不会有我,我能跑能跳的。”其实,那时候彭渤在走动的时候,她的盆骨已经因摩擦而经常产生出“咯吱”响声。在医院组织的集体复检中,彭渤等少数几个人被要求参加第二轮检查,面对同事试探性询问她是否会有骨坏死可能时,她还是坚持认为,“我没事儿的。”在得知施行骨移植手术后,可能会增加好转的可能性时,彭渤选择了“大胆尝试”,尽管现在她也时刻担心着骨头会有塌陷的一天。
  
  那一刻她知道就是自己
  
  左边耳朵被扎过三个孔,右边两个,彭渤应该属于那种很爱漂亮的女生了,只是现在上面都没有任何饰物了。在此前配合治疗过程中,彭渤很少会使用那对好不容易从母亲同事那儿才弄到的双拐,“总之觉得不太好看吧。”她只是在家里才拿出来使使。
  记者从其它病友那里得知彭渤曾经有过男朋友,“能说说你和前男友的故事吗?”彭渤没有想象中那样再次哭鼻子,只是淡淡地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在他们交往过程中,彭渤的母亲是极力反对的,“妈妈认为他的学历太低。”彭渤没有理睬这些,一双年轻人做起了“地下情侣”。男友是一名厨师,彭渤说她特别爱吃他做的寿司,“我属于比较贪吃的女孩,而他又总能恰到好处地做出我想吃的那种味道。”每到晚上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两人会在外面疯玩到凌晨,然后手牵着手一起走路回家。尽管男友没机会进自己家门,彭渤倒是很讨准婆婆喜欢,“得知我要过去,他们家早早地就腌制好了各种肉类,我只需‘礼貌性’表示是否要帮忙,基本上没有伸手做事情的机会。”
  考虑到自己感染“非典”可能会拖累到对方,彭渤曾经主动提出分手的要求,而男友信誓旦旦对她说:“别担心,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甚至为了更多地赚钱,还由北京跑到了天津工作。俩人依然保持电话传情,只是彭渤很少再能吃到那香甜的寿司了。在2003年底,彭渤被诊断出已经患上“骨坏死”的时候,男友为她所做的就是默默地从网络上搜罗各式治疗方法。那时的彭渤也坚信爱情是可以克服眼前困难的,她的母亲也开始认同这位“准女婿”。
  直到2004年底的某天,彭渤接到男友打来的电话,此前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通话了,彭渤一直以为男友是在忙于工作的事情。电话里,男友说他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而且很快就要结婚了。而此前男友曾经和那位称赞她为“好媳妇”的准婆婆还专程到小汤山医院“看望”过她,那时候彭渤正安静地坐在轮椅上。尽管母亲对彭渤说,可能是“婆婆”从中“游说”的缘故,彭渤对男友分手的要求只回应了两个字“好吧。”对于这段恋情,彭渤说自己没有伤心,只有气愤。“不能坚持的事情当初就不要瞎承诺。”她微努了努嘴说,邻床女孩子同样腿脚不便,如今就拥有了一份美满的婚姻。“人家就不像他那样善变。”
  现在由于行动不便,接触不到太多人,母亲也不太方便给她在外面张罗。“得过非典,骨坏死这两条足可以吓退所有的人。”在闲暇的时候她会上网聊天,“我会坦诚告诉别人我有病,但不会说出具体名称。”记者询问是否会有网恋的可能,彭渤使劲摇头。“不用如此心急的吧。”
  彭渤说自己最对不起父母,在治疗“非典”期间,母亲每晚都会打电话给她,询问她感觉如何了。时间久了,彭渤就感觉到腻烦,“说话会很不耐烦,有时候索性不接听家里的来电。”后来她的母亲只能让同事代为电话询问。说到这里,彭渤哭了,她在为当初的意气用事后悔。对于记者近乎残酷地询问,“如果再也没机会返回工作岗位,你会怎么办?”“我就直接进养老院,尽管妈妈认为我这个想法太单纯。”
  聊天过程中,有一只大花猫停留在她的窗前直叫唤。“我会经常喂它些东西吃,它好像每回都挺守时地来到这里。”或许是不想让记者看到她太过天真的一面,她怎么也不肯当着我们的面给那只猫喂食。那完成了小部分的刺绣正散放在窗台边沿。

相关热词搜索:那一刻 爱情 彭渤 彭渤:那一刻爱情嘎然而止 嘎然而止 一声嘎然而止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