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军事交流前途未卜

发布时间:2020-05-22 来源: 美文摘抄 点击:

  

  根本上说来,美国目前对华军事交流表现出的热情主要出于其对中方的战略需求,这是一种策略性调整,而非战略性调整

  

  2004年年末,海外及国内媒体大炒特炒中美两军建立军事热线问题,事件的背后,是中美两军关系持续升温。

  

  自2002年10月江泽民主席与布什总统于克劳福德牧场会晤,并正式宣布恢复两军交往以来,中美两军交流开始稳步推进:2003年9月,美战舰首次进入湛江港,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湛江港第一次对外国军舰开放,而中国海军编队也应邀访问了关岛,这是中国军舰首次进入美国在西太平洋的这一军事重镇。同年10月,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对华盛顿的正式访问,将中美两军交流再度推向高潮。这是7年来中国国防部长第一次访问美国,标志着因撞机事件而中断的两国军事交流已恢复到一个新的水平。而2004年10月的梁光烈总参谋长访美,更是增进了相互了解,推动了两军关系继续向前发展。

  

  军事关系升温的背后

  

  中美军事交流之所以会出现令人欣喜之势,除了中方的顺势而为合力促进之外,布什总统的积极推动和美国对华军事接触政策的初步调整是关键。究其动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需求明显上升,中美关系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建设性合作”的氛围。在此背景下,两国关系中的军事层面得以提升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美国认为解放军在中国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希望借助两军交流窥探中国的战略意图。尽管在美国战略界有一些人认为军力增强的中国正在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但相当一部分人士认为中国的安全战略尚未定型,需要通过与之接触来了解其真实意图,达到“以柔性的方式将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的目的。

  

  第三,密切跟踪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最新进展。虽然美国国内主流派的观点认为中国在未来15年至20年内无法挑战美国的军事优势,但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稳步推进仍使美国的战略分析家们感到不安。通过两军交流直接地、近距离地观察中国军事能力的发展,可以弥补其他情报搜集和评估手段的不足。

  

  第四,美国极其关注中国在全球及地区的安全政策,尤其是在南中国海、朝鲜半岛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问题上,美国认为至少要避免中国“制造麻烦”,危及其安全利益。

  

  前进并不乐观

  

  从战略层面来看,美国发展同我国的军事交流主要取决于其如何看待中国的力量及其性质,也就是美国将如何与一个崛起中的中国相处的问题。从近年来美国政府、国会及某些智囊机构的评估报告中,不难发现美方对中国军事力量的性质及中国未来的地区战略意图仍然充满了疑虑,对中国旨在制约台独势力发展的正当行动仍有诸多批评,因此对于未来中国发展施加战略性牵制仍然是美国对华安全政策的基调,这些因素短期内都不可能改变。从日本成人电影层面看,主要的矛盾集中在所谓的“对称和互惠原则”问题上。美方抱怨中方不仅不同意其视察某些重要的军事设施,而且在对称地公开军事情报方面也不爽快。由于中美军事实力的差异,期望中国向美完全展示其最敏感的军事机密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即使是美方专家也认为美军方的对等要求是“对中方期望太高”。

  

  从根本上说来,美国目前对华军事交流表现出的热情主要出于其对中方的战略需求,这是一种策略性调整,而非战略性调整,一旦美国从眼前的困境中解脱,美方对中美军事交流的兴趣就会大打折扣。从长期看,中美关系的基本性质决定了中美关系难以摆脱“遏制”与“反遏制”的逻辑。在可预见的时期内,中美两军交流的性质仍将是一种“接触式的、预防性的安全合作”,更多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或不期然的危机或冲突,而决非某种“同盟”性质合作,其主要内容也仅仅是诸如加强军事透明度等而决非加强军事联合行动之类的举措。中美军事交流能否真正走出“快速上升——戛然而止——缓慢恢复——暂时停顿——逐步改善——再次停止——重新启动”的曲折历程,仍然无法乐观。

  

  (本文摘自《看世界》2005年第1期)

相关热词搜索:中美 未卜 前途 军事 交流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