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与希望_基督山伯爵最后一句话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 美文摘抄 点击:

     许多年后,孩子才会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个童话,而且是礼赞,是爱的回应。      错过了纳尼亚的第一集。因为当时我还没有成为C.S.刘易斯的粉丝。
  这位最伟大的牛津人有着三重身份:文学史家和批评家、奇幻文学作家、基督教神学家和演说家。对一般人而言,这三个身份要做好其中的一个,都已经不容易;而刘易斯在每个角色上都表现得游刃有余――上帝一定特别爱他,这是我们常常会说的,也的确是真的;但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也一定特别爱上帝。
  上个世纪30年代,刘易斯和托尔金常常在牛津大学附近的一家小酒馆里聊天,异想天开地说些稀奇古怪的话题。闲聊出真知,1931年,刘易斯在托尔金的影响下皈依了基督教。而且两个人约定,各写一部奇幻题材的史诗。后来,托尔金贡献了《魔戒》,刘易斯贡献了《纳尼亚传奇》。
  似乎是约好了的,《魔戒》的三部曲刚刚演罢,《纳尼亚传奇》就来了。
  关于《纳尼亚传奇》的评论褒贬不一。如果只是把它作为一部特技出色的儿童电影来看,那么它的动人之处的确有限;然而和刘易斯分享着共同信仰的人,却能心照不宣地从中找到真正的感动和安慰。
  这是一部寓意明显的作品,狮王亚斯兰就是三位一体的上帝,他建造了纳尼亚却不插手去管理,他只在那些相信他的人面前显现,而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充满着造物主的力量和智慧。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亚斯兰?露西的哥哥姐姐们这样问道。
  也许你们并不真的想,露西怯生生地回答。
  露西是四兄妹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最清心,有着最单纯的信心和仰望。可她也有软弱的时候。当凯斯宾王子和彼得争论着到底是攻还是守的时候,她在一旁插嘴道:为什么不等亚斯兰呢?彼得回答说:我们已经等得太久了。孤掌难鸣的露西也退缩了,后来,亚斯兰温柔地责备她:他们看不到,你就不来找我了吗?
  我在露西的年纪第一次读到《基督山伯爵》,记得小说的最后这样说,人类的一切智慧就在这两个词里:“等待”和“希望”。当时不明白,现在才隐约懂得其间的含义,才知道这智慧里包含着最难学的功课。
  纳尼亚的困境让我联想到《旧约》里的以色列人。常常背弃他们的神,然后一次次地被掠夺、逃离和回归;不过上帝总不撇下他们,常常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施以拯救:出埃及,过红海,还有围困耶利哥城……这些《旧约》故事如同神话,挑战着当代人的理性。然而就像小老鼠感叹的:你们人类的想象力实在是太匮乏了。
  王子和彼得们的第一次攻城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他们没有等候亚斯兰,完全依靠着自己的血气。而转机常常出现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像亚伯拉罕等得几乎心灰意冷,终于在百岁时得了以撒。纳尼亚的拯救也毕竟来了。虽然只是电影,虽然只是特技,虽然关于树神与河伯的神迹奇事已经不止一次地出现在奇幻故事里,但是从来不曾像这一次,让我看得那么过瘾,那么充满力量。
  战争结束后,王子和小矮人在亚斯兰面前羞愧难当,代表着人类在上帝面前的悔改;而小老鼠们愿意剪下一截尾巴补给失去尾巴的那只老鼠,象征着人类在上帝里面的彼此相爱……
  这真的是一个好故事。
  50多年前,刘易斯用自己宝贵的童心和想象力,把自己对上帝的理解和热爱倾注在这个故事里;50多年来,多少位母亲给膝头的孩子讲述狮王的故事,还有骁勇善战的人马将军,会说话的熊,会奔跑的树……然而又要过多少年,这些孩子才会明白他们当年听到的、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童话,而且是被造者对创造者的礼赞和爱的回应。

相关热词搜索:等待 希望 等待与希望 有一种等待叫希望 等待与希望作文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