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萨德,上阵父子兵_上阵父子兵

发布时间:2020-04-03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老谋深算,绝不恋栈。早在收场锣鼓敲响之前,   已经选好可靠的接班人      有政治分析家说过这样的话:“在阿位伯世界,评判领导人是否成功,只有一个标准:看他能不能让自己的权威和权力,保持长久。”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在这点上是绝对的赢家。
  作为军人,他不善于带兵打仗。1967年,阿萨德担任叙利亚国防部长,虽然领导一支人数庞大的军队,却在战场上一败涂地,把戈兰高地输给以色列。
  作为政治家,他在争取和平的道路上,实在乏善可陈。多年以来,阿萨德的谈判对象一直都不太喜欢他。以色列前总理佩雷斯说过,阿萨德喜欢耍小聪明:“哪怕协议已经近在咫尺,他也要缩起手指头,希冀用这种欲擒故纵的小伎俩,替自己多换点好处。”
  但是阿萨德的精明,并不表现在这些上面。
  1970年11月,身兼国防部长和空军司令的阿萨德发动“纠正运动”,对执政党和政府进行改组,继而把自己扶上总理的位置(几个月后他当选总统,成为国家领袖)。这样的经历,让阿萨德对“权力交接”4个字,格外敏感。他深知,自己的接班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获得国内支持,以及国际社会的认可。
  对前者,阿萨德自诩有绝对把握。在他执政的年代,年轻人和他的关系,就像儿子对父亲一样亲密而忠诚,许多人出生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阿萨德的画像。他们长大以后,自然凝聚在领袖周围。执政后期,阿萨德“无意中”向议会暗示,准备百年之后把帅印交到巴沙尔――自己第二个儿子手上。后者马上心领神会,转身就去修改宪法,把总统候选人的年龄限制从40岁降到34岁。巴沙尔的年龄正巧落在这条线上。
  对后者,阿萨德也早有准备。很早,他就把巴沙尔送到伦敦留学,有意让儿子看看世界。巴沙尔看到:在和以色列的对抗中,叙利亚屡屡占不到上风,军事差距只是表面现象,科技落后才是真正的原因。于是,他倡导开放改革,给叙利亚带来互联网和移动电话。西方政治观察家都说:这是一个开明大度的政治家,“看起来可以与他合作”。
  2000年6月10日,阿萨德谢幕退场。此时,又瘦又高的巴沙尔•阿萨德已经赢得美国人的好感。美国不但派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亲率一个规格很高的代表团参加阿萨德的葬礼,并且给巴沙尔带话说,希望他继续推动中东和平进程,从而表明美国对巴沙尔充满信任和希望。这一个宝,真让老谋深算的哈菲兹•阿萨德押中了。
  找对接班人,是政治强人必修的功课。性格坚毅,个性突出,几乎是政治强人的通用符号,为了推行政治理想,他们不惜使用铁腕手段。年轻力壮时,一切不在话下,一旦年老体衰,就要预先留下后路,既要防备政治对手反攻倒算,也要提防内部野心家阴谋篡位――这个接班人,真不好找。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挑一个合格的直系亲属做接班人,似乎是最佳选择。从1999年到2000年,约旦和叙利亚先后“改朝换代”,走的都是“父死子继”这条路子,只不过约旦的政权转换,更有戏剧性。
  早在1965年,约旦的侯赛因国王就把弟弟哈桑亲王,摆在王位第一继承人的位置上。1999年1月26日,病榻上的侯赛因国王突然宣布,解除哈桑亲王的王储资格,代以亲生儿子阿卜杜拉。34年的“候补国王”,一夜之间变成“开缺太子”,哈桑亲王有苦难言。
  能在波诡云谲的中东安身立命并成为中东地区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侯赛因国王的政治手腕非比寻常。他在1952年继承王位,一来立足未稳,需要兄弟的有力支持。二来政局动荡,万一自己身遭不测,马上需要有人接过大旗。此时,哈桑亲王是当仁不让的储君人选。后来儿子长大成人,接受西方教育,娶了一个同样受过现代教育、又曾在IBM任职的现代女性。这样的清新形象,显然方便引领约旦适应现代化进程,还比老旧的哈桑亲王更容易赢得西方好感。于是,侯赛因国王把精锐部队指挥权交到阿卜杜拉手上,也就相当于把国家的未来,从弟弟转交给儿子。
  当然,兄弟并非永远是陪衬。2006年7月,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就把权力转到弟弟劳尔手上。从小就和哥哥出生入死,弟弟的忠诚早就在硝烟中得到认可。1959年1月,卡斯特罗就曾说过:“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多么憎恨任人唯亲,所以我选择他的原因非常简单:如果明天我在这场斗争中死去,我认为他的能力足以接替我。”
  挑一个继承衣钵的接班人,有时让掌权者颇费踌躇。俄罗斯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搞斗争是个高手,发展经济却需要能干的亲信代劳。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叶利钦从1998年4月开始不断更换总理,希望挑一个能替自己守住天下的英才。他试过35岁的基里延科,两次启用切尔诺梅尔金,任命过普里马科夫,迅速提拔了斯捷帕申。这些人,在总理位置上少则数月,多则半年,走马灯似地换进换出,政府更迭“就像换衬衫一样”。1999年,当他提名普京担任总理的时候,所有人长吁一口气:看来老爷子的接班人,非他莫属。
  普京接任,俄罗斯逐渐恢复元气。政治上树敌颇多的叶利钦,得以安度晚年。直到去世,他都住在莫斯科郊外的豪华别墅,出入有警车开路,远行有专机服务。
  他每年可以出国远游10次,费用全由国家支付。2006年,克里姆林宫为他举办盛大生日宴会,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德国前总理科尔都在祝寿嘉宾的名单上。这样体面的退休生活,让世界羡慕不已:“叶利钦,可能是俄罗斯最幸福的退休老头。”
  挑一个稳妥的接班人,不但为了国家前途,也是替自己着想。

相关热词搜索:上阵 父子兵 阿萨德 阿萨德 上阵父子兵 上阵父子兵 谚语上阵父子兵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