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成功真相是“电影很好看”]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演员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我的名字没有价值   南都周刊:有想过为何电影票房会卖得那么好的原因吗?   九把刀:香港的票房自己也吓到,原本预估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加起来总票房大概只有一亿新台币,不过这也是自己心中的感觉而已。但是香港大卖真是太好了,因为在台湾大卖时,大家会说拍出大家集体共同回忆,但这理由在香港不成立,例如电影歌曲《七匹狼》、《永远不回头》和《恋爱症候群》等,都不是香港人的回忆,再加上我们也不常在香港做宣传,所以网友针对电影的分析如集体记忆等,全都失效。也有人认为是通俗的爱情题材获得青睐,但仔细一看香港华语片前10名的电影,只有李安的《色,戒》算是爱情片,其他全都不是,爱情电影反而是弱势,所以真正的真相是“电影很好看!”(笑)
  南都周刊:自己的小说被拿去改编成电影票房成绩不差,会觉得自己的作品有票房保证吗?
  九把刀:今年我的作品《杀手欧阳盆栽》也被改编成电影,票房其实不如《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就证明“九把刀”这个名字没有价值。因为从两部的票房和反应来说,卖得好或不好都跟九把刀无关,证明我的名字没有价值,从香港票房来看,观众不是因为“九把刀”三个字进戏院,我也不会因为观众为我进戏院而沾沾自喜,所以香港大卖我很开心,等于是将我在台湾所有的杂音都去除了,只有因为电影很好看,票房才会出来。而我的小说若被别人改编成电影,我只有一个忠告,就是“不要忠于原著”,重点是要好看,如果硬为了忠于原著,拍出烂片不是很可怕吗?
  南都周刊:电影中一些恶搞好笑的桥段是自己想出来的吗?
  九把刀:其实觉得自己很幸运,有种自己的幽默感可以被接受的小小喜悦,例如片中该边(蔡昌宪饰)有一些白痴无聊的魔术,都是我想出来的,因为这是我平常会做的低级下流的事,像曾经在KTV里唱歌时,跑进厕所含了一口水,回到包厢里用口水喷其他的朋友,想想真的很恶心,这种无聊幼稚就是我自己,没想到搬到大银幕可以取悦大部分的人,觉得很得意。所以真的认为自己超级狗屎运!
  
  我最喜欢自己的就是自大
  南都周刊:首次当导演有如此好的成绩,曾有人质疑过其实只是挂名导演,对此声浪有何看法?
  九把刀:在拍电影前的一个会议,我向所有工作人员喊话,表示希望电影拍完有两个声音,一是九把刀是为了赚钱拍电影,二是电影不是九把刀拍的,我们朝着这两个目标前进。我的两个执行导演也都很年轻,没有电影长片的经验,但我希望他们可以把这部电影当做是他们的代表作,所以其中一个执行导演明年四月也要开拍他自己的长片了。
  而且如果我是假的导演,现场那么多工作人员、演员,甚至是临时演员不都会发现吗?
  南都周刊: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导演还是作家?
  九把刀:作家、偶尔拍电影的导演。老实说导演的功力没有编剧强,最擅长的还是说故事,拍电影只是因为快乐,但实际点说,拍电影的收入没有写书来得稳定,所以下部电影的计划大概也是要三年后。
  南都周刊:没想要打铁趁热继续拍下部片吗?
  九把刀:是有许多人来谈合作,不过还是需要一段时间,虽然也希望下部片可以赢《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但明白是不太可能,因为电影有种神迹难以超越,在拍片时心中的那种单纯的心境永远都不会再有,一辈子都办不到,而且也会容易受这部片票房大胜利的法则影响,所以才希望两三年后可以不在乎胜利法则,从新的心情和心境再拍另一部片。
  南都周刊:老是说自己臭屁,拍电影后又嚷着要谦虚,为什么?
  九把刀:其实“谦虚”有点扭曲我的人格,我唯一的缺点只有自大,人还是要有点缺点,不然就变成圣人,所以谦虚让我有点别扭,例如写书是我自己从头到尾写的,交给任何一家出版社都能大卖,但电影不能只归功给自己,是大家一起完成的,是所有人挺我的。所以我决定在电影部分谦虚即可,其他部分还是要做我自己。
  而且我最喜欢自己的就是自大,让我比较不会不好意思,遇到低潮时还可以自我激励,厚着脸皮也要撑下去,怕丢脸,讲大话时有种神气的感觉,真的很喜欢说到做到的那个我,也许不会十全十美,但一定会去做。

相关热词搜索:很好看 真相 成功 《那些年》的成功真相是“电影很好看” 电影知乎 电影推荐知乎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