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力宝金罐疑云_健力宝金罐事件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褪色的金罐   今年暑假,前奥运柔道冠军庄晓岩拿出珍藏许久的奥运金罐――女儿长到16岁,从未见过金罐。这是她冠军荣誉的见证,庄从不轻易拿出来,有几年甚至锁在保险柜里。
  女儿刚考上高中,庄晓岩想用金罐鼓励她努力,也顺便自夸一下老妈曾经辉煌过。没想到,细心的女儿一看到就说是假的吧,怎么罐子上有个包啊?庄晓岩心想,金罐一直保存着,没动过,怎么会变形呢?她抠了一下,外壳掉了点皮,里面是白色的。
  庄颇感意外:“不是说纯金的吗?”
  她拿着“金罐”到沈阳一家大型金店做鉴定,被告知罐子四周的材质都不一样,“造价也就50元”。
  庄晓岩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子柔道冠军。当年,健力宝为获得奥运金牌的18名中国选手颁发了“健力宝金罐”。媒体报道时援引了健力宝的新闻通稿,注明每个金罐价值4万元。
  庄晓岩不相信这样一家企业需要造假。早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健力宝就开始奖励金罐给奥运金牌得主,到1992年,健力宝创始人李经纬苦心经营的健力宝已成长为“不差钱”的知名企业,不仅产量和利税在全国饮料企业中排名第一,甚至进军美国市场,买下了纽约帝国大厦的一层楼。
  1988年、1992年的金罐是涉嫌造假的重灾区。不只是庄晓岩,1988年奥运冠军陈龙灿保存的金罐已褪色,外表如同砂纸磨过一般变黑发亮,罐口和内壁甚至氧化。经鉴定,这个“金罐”主要成分是铜,外面镀了一层金粉。
  “跳水女皇”高敏也站了出来,这位1988年、1992年两届奥运冠军的两个金罐都有问题。1988年的“金罐”材料为铜,外面镀了很薄的一层金粉;而1992年的材质稍好,由黄金和白银制成。
  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柔道冠军唐玲对健力宝当年赠送的“黄金微缩健力宝大厦模型”做了鉴定。结果显示,模型的表皮是一层纯金,模型内部则是由蜡状物填充而成。
  庄曾经希望和健力宝公司私下解决,健力宝当初也表现出诚意。在奥运冠军、原李经纬助理李宁的牵线下,健力宝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特别助理陈维坚曾派出两位同事来到沈阳,查看庄晓岩的“金罐”。这两位健力宝官员承诺,会通过邀请她为健力宝拍广告的方式予以补偿。但此后,健力宝没有再与她联系。11月4日,庄晓岩给陈维坚打电话,对方说要走法律程序。
  这些天,庄晓岩的电话时常响起,她没想到金罐事件会引起一场大的风波。不同的媒体打来电话,处在聚光灯下,庄晓岩有压力,也犹豫,因为有人说她为了钱而炒作。
  “这件事不是钱的问题,我必须要讲出个道理来。”最终,庄晓岩找到辽宁律师陆光,给健力宝快递了一份律师函,敦促健力宝尽快查清金罐的真相。
  
  责任人无觅处
  “没想到,在人民大会堂里面,都有人敢作假。”发现金罐生锈的那一刻,陈龙灿大吃一惊。
  那是最美好的时光。在人生成功的关头,健力宝留给这位汉城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双打冠军温暖的回忆,他宁愿相信金罐是真的。“我们这些运动员出身的人,都是很单纯的。当年健力宝是在人民大会堂搞的颁奖仪式,当时我们觉得很光荣,那是多神圣的地方啊。”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把这事告诉当年的冠军搭档韦晴光。
  李经纬时代的健力宝公司,是国内最早成立公关部的企业之一。那还是在1984年,健力宝成立不久,李经纬提出,“我们搞公关,是宣传企业,提高产品知名度,搞好各种有利企业的关系。”
  但这一次,遭遇近年来罕见的风波,健力宝的危机公关未见行动。健力宝集团仅有的一次表态称,该集团已于11月3日向集团总部所在的佛山市三水区公安司法机关通报了情况,将对事件进行立案调查,预计调查将涉及与事件有关的采购、供应和财务三个部门。
  健力宝的此番表述被误理解为已报案,但实际上,健力宝公司并未向警方报案。
  当地一位知情者称,健力宝已经在进行内部自查,但由于时隔多年,当事人都已经离开健力宝,当年的票据、合同很难查找,因此,自查进展艰难。
  资深媒体人范柏祥2000年下半年至2002年担任过健力宝集团负责广告推广的副总裁,他认为,庄晓岩等人的健力宝金罐存在问题,很可能不是健力宝高层所为。
  究竟是广告方面还是下面的工厂出了问题,“不好说,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范说。
  从1988年开始向奥运冠军颁发金罐,这项工作一直由健力宝集团广告部负责的。2000年,范柏祥加盟时,广告部经理和员工全部离开了健力宝公司,因为李经纬对广告部的效益和各方面的运作非常不满意,要求换掉广告部所有的人。
  金罐通过健力宝香港分公司委托工艺商制作,然后运送到健力宝集团北京分公司,再到人民大会堂颁发给奥运冠军。
  广州金银制品厂是1992年金罐的制作商。据羊城晚报报道,广州金银制品厂的退休职工回忆,健力宝金罐是空心罐,易拉罐形状,有两层,外层是纯金,里层是纯银。
  “金罐很值钱,当时都价值好几万元呢,现在怎么可能只值50元?”这位退休职工称,不排除有人拿假冒的来代替,真金罐被掉包了。
  据称,巴塞罗那奥运会期间,健力宝公司找到广州金银制品厂,要定做“健力宝奥运金罐”,奖给在奥运赛场上获得金牌的中国健儿。
  “开始只是先做10个,但后来中国运动员拿到的金牌越来越多,于是金罐的数量不断追加。”知情人坚称:“这些奥运金罐必须经过严格检验,合格后才能出厂,所以绝对保证是真的。”
  
  神奇的营销术
  健力宝和奥运冠军的紧密联系,贯穿于李经纬时代。
  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以及2000年悉尼奥运会,健力宝公司给每位奥运冠军赠送了一个“纯金”礼品,前三届是金罐,1992年和1996年都是以健力宝拉罐为原型一比一制造,2000年则是一座微缩版健力宝大厦模型。
  但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始,健力宝公司的奖赠对象缩小,只有“部分表现突出的奥运冠军”才能获得奖品。中国奥运金牌得主人数猛增,而健力宝的销量则呈现下滑态势。
  1992年奥运会金罐颁发是在8月14日那一天的人民大会堂,彼时距巴塞罗那奥运会结束只过去了5天。颁奖时,庄晓岩和柔道队的队友去青岛参加活动,因此未能到人民大会堂领奖。不久后,健力宝给庄晓岩补发了金罐。
  第二天,中国体育报在头版中间的位置刊登了“健力宝欢迎中国奥运健儿,金罐授予夺标选手,不忘鼓励幕后英雄”的消息。
  这则消息还特别提到,李经纬“还宣布获得奥运会奖牌的所有中国选手将终身享受健力宝饮料和李宁牌运动服。”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前,李经纬就公开表示,将继续向奥运会的冠军得主颁发金罐。
  事实上,从1992年7月开始,健力宝集团的标志时常出现在中国体育报头版和奥运报道的版面。每当中国选手夺冠,健力宝集团就会在这张报纸上打出小半个版的广告,广告中部用大字写着“真棒!”,并配发冠军选手的照片和简介,广告下方是健力宝集团和李宁公司的标志。
  经过三届奥运会的营销,健力宝公司营业额从1984年的345万元,迅猛增加到1992年的12亿元,增长了近400倍。
  除了冠军营销,上世纪90年代,健力宝开创了“拉环促销有奖”的先河。
  在1990年代相当长的时期里,长途客车上都流行着一个骗局及其衍生版本――有人拉开一罐健力宝,发现自己中了大奖,但对方声称急于赶路等,最终“不情愿地”低价卖给受害者。
  正是因为健力宝的促销术,《健力宝报》曾描写过这样的盛况:“持有假奖环到总部来兑奖的人每天络绎不绝。有时一天多达数十人,而且都是5 万元的一等奖,不知从哪儿冒出来那么多的蘑菇似的假奖环。”
  虽然被告知奖环系伪造,但兑奖者不甘心,他们像着了魔似的,哭的、骂的、闹的、静坐的,健力宝的兑奖办公室被闹得沸沸扬扬,不得安宁……
  当记者来到三水健力宝总部,昔日的喧嚣与荣光已烟消云散。此地位于三水健力宝南路,处在围墙的保护之下,沉寂不已。不锈钢伸缩门紧闭,身着制服的保安,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尽职地守护在门口,不容外人踏入。
  除了尽责的保安,大门前,两座麒麟石像分立两侧。麒麟是中国传说中的瑞兽,相传能够送福呈祥,让坏消息进不了门。
  

相关热词搜索:健力宝 疑云 健力宝金罐疑云 健力宝金罐事件 金罐加多宝广告词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