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奉孝:对一篇“左”文的赏析

发布时间:2020-05-22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看了章立凡先生驳发表在“人民网”上决战先生的文章“免战牌记”后面的附文——“评价历史人物要从大处着眼”(作者:决战),颇有些感触,现直述如下。

  

  第一. 从署名“决战”来看,作者是拉好了拼命决战的架式。既然如此为何不把自己的真实姓名亮出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之说,敢说、敢做、敢当方是丈夫行为。《三国演义》中张飞与马超在葭萌关大战,首先出来的并不是马超,而是其弟马岱。张飞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跟你打,叫马超来战。马岱非要跟张飞打一下不可,结果没打几个回合就败了,张飞并没有去追赶他。如果张飞要认真跟他打的话,恐怕马岱早就命丧张飞的丈八蛇矛之下了。由此看,章立凡先生挂出免战牌,倒真有点君子之风。

  

  第二. 决战先生将当年蒋介石抓七位爱国民主人士这件震惊全国的大事说成似乎是不直一提的小事,是章乃器先生的“小处”,这究竟是何具心?

  

  第三. 决战先生说章乃器同情民族资产阶级乃是其“大处”,因此将章乃器打成“右派”是理所当然的。既然如此,那么中央决定给章乃器的“右派”问题改正平反、开追悼会,岂不是错了?直说好了,何必拐弯抹角?

  

  第四. 决战先生将章乃器先生“同情民族资产阶级”说成是其“大处”,是理应被打成“右派”的一大罪状,那么今天党中央号召大力发展民营企业是不是也错了?决战先生不会不知道,今天民营企业是我国经济领域中最活跃的部分。二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民营经济是功不可没的。

  

  第五. 决战先生看来是熟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和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并顶礼膜拜的。但是,请不要忘了,任何历史人物,不管他多么伟大,都不可能不受历史局限性的制约,任何伟大人物说过的话也绝不可能是“一句顶一万句”!以马克思做的两个论断为例。第一个论断说社会化的大生产和私人占有这一矛盾,资本主义无法解决。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农民、手工业者和小资产阶级将破产,其中少部分人将进入大资产阶级的行列,大部分人将沦为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马克思指的是靠出卖体力劳动的产业工人),最后将爆发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是这样吗?随着科学日本成人电影的发展,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不仅没有进一步发展壮大起来,而且是在逐步缩小,中产阶级(所谓的白领阶层)成了社会的主体。现在多数学者已达成一个共识:两端(最富有和最贫穷的)小中间(中产阶级)大的橄榄形社会结构是最稳定的。马克思的这一论断为什么没能实现?因为他没有也不可能预见到一百年后,科学日本成人电影的发展不仅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而且改变了社会阶级结构。马克思的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学说的基础不存在了,今天谁还相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会用暴力革命的方法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呢?

  

  马克思的第二个论断说,人类社会的发展必须经过原始公社、奴隶、封建、资本主义,最后到共产主义五个阶段。这个五阶段论断马克思是通过研究欧洲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发展史用归纳法得出来的(最后走向共产主义是他的预言)。这个论断对不对呢?我看至少是不完全对。美国就没有经过封建社会,由奴隶社会直接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中国的西藏就越过了封建、资本主义两个社会发展阶段直接进入了社会主义,“十月革命”前的俄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中国也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就进入了社会主义。如果用子之矛戳子之盾,原苏联的垮台是不是因为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冒进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结果?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是不是在补资本主义这一课?坦白说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这是专家学者们的事。不过这却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任何伟大人物的有关人类社会发展的学说、理论都不可能是万世不变的永恒真理。不仅如此,任何有关人类社会学的理论都不可能是绝对正确的。因为一切社会学的理论都是用归纳法得出的。学过高中以上数学课的人都知道,归纳法有两种:一种是一般的归纳法,再一种是数学归纳法。数学归纳法有两个步骤:一要验证(即归纳),二要证明(逻辑推导),两个步骤缺一不可,得出来的结论才是正确的。社会学的论断只能用一般的归纳法得出,无法用逻辑推理的办法加以证明,因此它不可能是绝对正确而无反例的。决战先生的脑袋是不是应该与时俱进一点了?本人说话,向来喜欢直来直去,言词不恭之处,敬请原谅。

  

  二00四年十二月三十日

相关热词搜索:赏析 陈奉孝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