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狂欢 只留身体在狂欢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8月7日,奥运会开始前一天,在法国文化中心,我听了一位法国教授的演讲,演讲的题目是“运动的身体和媒体化的身体”,这个玄妙的题目由优美的法语讲出来,更显得玄妙,教授说,我们可以从经济的角度、政治的角度、道德的角度来分析奥运会,但很少从知识分子智力的层面去讨论奥运会,我们对体育的思考总是被动的,总是在电视前面看比赛,不像是在伦勃朗的一幅画前那样努力地思考。
  教授让我们思考什么呢?身体与精神到底是一体的还是分开的,不论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教授说,运动员的身体是高人一等的矛盾体,一方面他要自我发展自我培养,另一方面他要参与竞争,古希腊文化中,英雄处于凡人与神之间,运动员就是要当英雄。教授强调,运动员是高我们一等的生物,是金子做的身体,他们更优越。听完讲座,我到旁边的餐厅吃饭,那是北京夜生活最热闹的地方,发现里面有若干外国运动员,挂着奥运的牌子,他们极其高大,显示出高人一等的身体,我仔细盯着每个运动员看,却一个也不认识。看来,不太可能在这里碰见科比和梦八的其他成员。
  大街上能看到大众汽车的P字头出租车了,那是专门供给各国运动员官员使用的;大酒店门口能看见武装警察和装甲车,布什住哪个酒店,萨科奇住哪个酒店,也不停地被传播。奥运会开幕之前,我们对身体的注意力还没有调动起来。法国教授提醒我们,一个运动的身体并不一定能得到宣传,得到宣传的并不一定是最高水平的身体。在这位教授看来,他最为赞叹的身体是法国自行车选手让妮?隆戈?西普莱里,再有两个月就是她的50岁生日了。隆戈说她对北京的期望,“我希望我能看到一个宁静和充满绿意的房间。”她将参加23.8公里计时赛和126.4公里公路赛,对于参加公路赛:“如果我能进入前十名我就很开心了,也许在计时赛中能进前五”。
  这位教授还提到一个运动员,那就是法国球星图拉姆,这家伙8月1日宣布退役。他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位34岁的球员本来就到了养老的时候,他回到巴黎与圣日耳曼队签约,结果在例行体检中被查出心脏有问题。教授先生很疑惑:图拉姆的兄弟当年就因心脏病而死在篮球场上,怎么图拉姆以前没注意到自己心脏的问题呢?他说,这一周以来,法国人关心的都是图拉姆的身体,这位1998年世界杯冠军的功臣球员,就要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了。相比之下,49岁的隆戈还在强调,年龄不是问题。教授以一种悲悯的情怀说,看着图拉姆退役,他会想到,身体注定是悲剧性的。这让我想起法国作家玛格丽特?尤瑟纳尔说过的话:“世上的人们以及人们的心灵,都要消失,因为它们的美有一部分本来就由这不幸所形成。”
  然而,在奥运的比赛开始之后,在游泳运动员脱掉自己的T恤衫之后,在田径选手站到跑道上,拳击选手站到拳击台上,我们又会陷入到身体的狂欢之中了。那些经由图像传播的身体将引来众人的羡慕,他们将成为比凡人更了不起的英雄,他们将被塑造成神。在《时代》周刊推荐的100个北京奥运最值得关注的运动员中,第100位选手是纳塔莉?迪图瓦,24岁,南非游泳选手。左腿膝盖以下截肢的迪图瓦同时获得了参加今年残奥会和奥运会的资格,这具有历史意义。她将参加奥运会的10公里游泳比赛。迪图瓦将在不装义肢的情况下参赛,她不太可能赢得奖牌。但她一定会赢得尊敬。另一个女人,比隆戈年级小一点,但赢得的关注度很高,达拉?托雷斯,41岁,美国游泳运动员。身为两个孩子妈妈的托雷斯第五次取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这是奥运会游泳史上从未有人做到的。她近日拍摄的照片显示出一种特别的性感。
  在北京奥运会开始之前,已经有太多的意识形态和太多的精神层面的矫情了,等比赛开始之后,这些玩艺应该让位于身体。

相关热词搜索:狂欢 身体 身体狂欢 只有身体在狂欢 只留身体在狂欢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