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全球经济 美国推出QE3坑害全球经济

发布时间:2020-04-03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量化宽松政策不仅无法拯救全球实体经济,也无法带动全球资本与货币市场走向牛市      第一轮、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的结果已经显现,经历了短暂复苏之后,美国经济重新陷入困境,GDP数据显示其经济近于衰退,失业率依然在9%以上徘徊,债务阴影更加浓重。
  日本是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标兵,是美国的前车之鉴。日本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最大的成就是让日元成为全球套利资金,让日本的家庭主妇成为英雄,把高速公路修到了家门口,却没有挽回日本经济失落的20年,更没有让日本的资产品价格重回高位。
  由于恐慌情绪,1991年日本泡沫崩溃时,日本家庭的储蓄率达到了20%,与此同时,房地产价格大幅下挫,2000年日本地价为1990年的67.4%,2010年为1990年的40.7%。房地产价格也不断下挫,20年过去了,日本6大都市圈的平均房价商用地从1991年的最高点下跌到现在的1/7弱,住宅地下降到现在1/3左右。日本股市也未能幸免,日经指数从1986年的13000点至右上升到1989年底的38915点,而后开始漫长的下行区间,截止2011年8月8号收盘,日经指数报收于9097.56点。
  经济不振下的宽松货币政策必然导致债务风险。日本作为全球最大债务国(债务为GDP的两倍),既不敢加息――利率提高100个基点,利息支出的增加约等于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也不敢紧缩财政,经济处于不死不活的僵死状态。
  美国同样如此。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个人消费支出已恢复到危机前的最高水平,信用卡巨头Visa二季度利润创纪录。但投资却较危机之前的最高水平下降了20%,并且储蓄率缓慢而持续地上升:家庭负债占可支配个人收入的比例已从2007年峰值的130%下降至当前的115%,正回归1975年至2000年期间75%的均值。在投资中,降幅最大的是房地产,下降幅度达到56.9%,剔除掉房地产、制造业以及汽车零售之后的非农就业在此期间仅下降2.4%。
  美国道琼斯指数在量化宽松的初期有恢复性走势,从2009年到2010年,道琼斯指数与复苏的经济一起上升,到达12000点之上,但从今年年中以来从高位下行,目前在11000点左右徘徊。
  有果就有因,一切都是因为疲弱不振的经济,因为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的越来越严重的债务危机。
  证券市场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即便短期背离,长期也会趋于一致。后金融危机时代,除了货币流动性之外,证券市场没有迎来任何实质性利好,新的经济增长极没有找到,债务危机和实际利率提高使中小企业生存艰难,通胀使企业的实际赢利下降,还造成了资源的错配。任何一轮大牛市都伴随着新产业与新经济,现在新产业与新经济前景渺茫,货币政策的强心针却已接近失效,
  房地产持续下挫与证券市场下挫原因大不相同,作为泡沫的始作俑者,日本与美国的房地产一度被过分高估,在泡沫崩溃、资产负债表退化后,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泡沫资产价格下挫,并且跌无止境,直到下一个经济振兴、人口上升、货币宽松的重叠期出现。
  只有实行严格的货币政策与较为公平的税收政策的国家,才有较为稳定的市场,才能实现经济的平衡增长。德国实行严格的货币与财政政策,房价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出现了小幅回调,很快平稳,2000年德国房价低点约为1995年高点的98%,2010年上升至1995年高点的114.8%。德国经济在哀鸿遍野的西方世界可谓一枝独秀。2010年GDP同比上升3.6%,创下两德统一以来最大增幅。2011年的GDP增速预计在2.6%以上。
  为了解决债务危机,美国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3)的概率在增加,如果市场的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测成真,全球会陷入可怕的滞胀。在经历了第一轮、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通胀已经如此之高,实行积极财政政策与宽松货币政策的空间有限,通胀会更加恶化,宏观经济不会改善,而投资者会视宽松的货币流动性为通胀罪魁。
  所谓的量化宽松政策就是印钞,就是剥夺他人诚实创造的财富填补自身的债务黑洞,世界上失去了诚实的创业者,而致力于以金融手段剥夺他人时,这个世界的经济一定出了大麻烦,并且原有的手段一定无法解决这个大麻烦。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