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三湘游学记 王青律师 三湘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12月17日13时,林波抵达长沙城南东路的军港酒店。看到酒店大堂里满地堆着皮箱,这位四川南充来的律师暗自吃惊,好大规模的旅行团。   按照指示,“只要到酒店大堂报杨金柱的名字即可领取房卡”,林波径直走到酒店前台,脱口而出“杨金柱”。酒店接待人员拒绝了他,并把他推给了大厅里“旅行团”中的另一名男子。
  林波很快就尴尬地发现,自己也成为大堂的“旅行团”之一。他注意到酒店前台的奇怪景象:凡是打电话到前台问询的律师都被告知“还有房间”;凡是到了酒店报“杨金柱”名字的律师都被告知“没有房间”;在“没有房间”的回复中,还有其他客人陆续开房入住。
  林波参加的是湖南律师杨金柱主办的公益性“律师刑事辩护实务高级研修班”(下称研修班)。 义务举办这个研修班,是杨金柱在“李庄案第二季”和“北海案”之后,于今年8月在网络上宣布的。他邀请全国范围内执业五年以下的年轻律师来长沙免费听课,并邀请知名律师来长沙上课。
  
  军港之夜乱糟糟
  在林波等几十名律师陷入无法入住酒店的僵局时,杨金柱正在忙于交涉,他渐渐发现“事情正在起变化”。
  杨金柱,自号“律坛怪侠”,总是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给人一副永远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样子,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自信满满,正如他对80位学员所说:“在湖南,只要杨金柱一个电话,还是能办成很多事情的”。
  他本想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办一次公益性的研修班。他拒绝外部的捐款,打报告给相关部门报批,预付酒店定金,亲自在酒店大厅迎接远道而来的学员。
  然而,杨金柱原来邀请的部分授课老师不来了,他找人入替;之前联系的一家酒店需要“检修水电”,杨于是更换了宾馆。他在博客上高调公布每一步进展,“严厉警告某些既得利益者”不要阻拦他办研修班,又低调地隐匿了他寻找的新酒店的名字。这家名叫军港酒店的宾馆有军方背景,杨觉得选择这样的地方,应该有利于对抗来自地方的干扰。
  但事情显然并非他想象的那么乐观。
  他感觉到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困扰他,于是,他又在12月15日公开宣称:就是砍了脑壳,杨金柱也要让首届公益性“律师刑事辩护实务高级研修班”准时开班。
  但这只“无形的大手”还是来了,而且以一种猝不及防的姿态出现。学员们称这只手为“他们”,但也说不出“他们”是什么。“他们”第一次让学员们集体体会到是发生在12月17日晚上军港酒店那些事。
  19时,警察来了,告诉这些等待的律师“这是客人和酒店的民事纠纷”;23时多,杨金柱用免提拨打了几个电话后,有关部门人员来到了酒店,称可以帮助他们联系其他酒店,而对是否可以帮忙联系教室的问题不置可否。
  有关部门人员在待了大约15分钟后,在学员们“欢送领导”的掌声中走出酒店。
  江苏律师王素军在南京登机前就已经知道了在长沙发生的情况,他预想到自己也无法入住指定的宾馆了,但还是和朋友一起登上了飞往长沙的航班,“这个时候更需要来”。
  学员没有房间可以入住,军港酒店原本不宽松的大厅和过道里堆积着四面八方运送来的行李。杨金柱交代助手去买草席,买不到了;买棉被,也没有了。深更半夜的。
  晚上23时半,北京律师朱明勇赶到军港酒店,他是杨金柱请来的研修班讲师。朱问:“这个研修班是不是不让办,是不是非法”,在得到杨的否定答复后,朱明勇说:“那这就是一个民事违约了,可以起诉酒店。”
  “那你来代理这个案子吧。”杨金柱说。
  杨金柱就此决定:直接在军港酒店大堂举行简单的开班典礼。
  “这是最特殊的一次开班典礼。”王素军说,典礼举行了半个小时,杨金柱和几位授课老师以及部分学员代表作了即兴发言。律师们随后离开军港,到附近的几家酒店住宿。
  和绝大部分学员不同,太原来的贾慧平律师是为数不多入住到军港酒店的学员之一。他没有报“杨金柱”的名字,而是以自己的名字入住,因为他在12月16日就提前到达酒店了。他目睹了军港酒店乱糟糟的一夜,“痛心疾首”,想不到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法治湖南”。
  12月18日晚,在军港酒店的房间里,贾慧平拉着记者的手,不吝对杨金柱的赞誉之词,称杨是“中国律师的风骨”。这位心情很坏的律师,在当晚喝下八两白酒,显然已醉了。
  
  屈子祠前坐而论道
  经历了一夜的疲惫和18日上午的“协调”,杨金柱在曙光中路的一家饭店设宴。他安排学员当日下午游览岳麓山,参观岳麓书院。就是在那附近,有几位律师发现那家正在检修水电的酒店正在迎来送往八方客人。
  杨金柱则跑了一天,四处协调,最终也没能找到一间可以讲课的教室。
  发微博,表决心,严厉斥责“无形的大手”。这是他的手段。
  杨金柱不得不改弦更张。他再次耍刀,宣布将带领80余学员在12月19日去岳阳旅游,拜谒屈原故里,参观岳阳楼,还准备在岳阳楼前诵读《岳阳楼记》。这下,律师们成了真的“旅行团”。
  在大巴上,“导游”杨金柱拿起准备好的话筒在车上发言,决定在大巴车上开讲,“就叫律师刑事辩护培训大篷车”。深圳来的龙元富律师开讲第一课:无罪辩护。
  杨金柱则讲述刑辩律师如何赚钱,不忘提及自己的辉煌历史
  在汨罗江边屈子祠的空地上,杨金柱和学员席地而坐,听来自西安的刘志强律师开讲“研修班”第二讲:律师的社会责任。这种别开生面的授课方式一扫贾慧平之前的抑郁,也让上海来的杨爱君律师受到鼓舞。
  屈子祠附近的汨水山庄面对80余人的“旅行团”措手不及。平日里一口蒸米饭的电饭煲不够用了,服务员把另一个电饭煲也插上电,“厨房里的一口大锅也在蒸米饭”。
  每上来一道菜瞬间就被旅行团吃光了,这些西装革履的律师甚至蹲在地板上分食米饭。服务员手忙脚乱,律师们不停地喊饿,直到门口大巴车上的喇叭尖叫,七八位“游客”还在狼吞虎咽刚刚端上来的大碗菜。
  在车上,“导游”杨金柱给“游客”们打气:“我请的讲师、北京律师杨学林也已经到机场了,明天还有人来;就算老师都不来,我一个人给你们讲六天课,晚饭吃顿好的。”
  “导游”伶牙俐齿,偶尔讲两句俏皮话逗大家。一位贵州来的学员说,“不来就后悔了。我们贵州来了1.75个,为什么呢?我算一个,还有一个在北京执业的贵州老乡,算半个;还有一个来了,但昨天下午走了,连半个都算不上。”
  为了调剂气氛,另一位学员干脆唱起了改编歌词之后的《军港之夜》:“军港的夜啊乱糟糟,金柱把脑袋狠狠地摇,年轻的律师头枕着席草,愤怒中露出无奈的苦笑。 ”
  在岳阳楼景区,杨金柱在石碑前朗读当代作家魏明伦的《岳阳楼新景区记》:“巴蜀小鬼,无范相之椽笔。斗胆应邀,知难而上者,兹因时代变迁,风骚各异。天下已非帝王之天下,岳阳乃是公民之岳阳。”
  他像一个明星一样,和每一个走上前的“粉丝”合影。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他低下头,眼神越过眼镜的上沿,查看手机。他得意地说:“‘他们’不让我搞,我就玩,明天继续旅游,玩死‘他们’。”
  “他们”是谁,杨金柱并未多加解释。
  在岳阳“伟哥农家小院”吃完晚餐后,大巴在夜色中返回长沙,这是计划中的。龙元富律师当起了节目主持人,在车上搞起了联欢。每个人都上去唱歌,《敖包相会》、《红梅花儿开》、《浏阳河》、《团结就是力量》。这是大巴上的红歌会。
  陕西来的律师唱起了陕北民歌;一对律师夫妇唱起了《大坂城的姑娘》,女方正是新疆人;一位男律师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我想开口讲,却又难为情,在湖南这个大篷车上。”众人鼓掌、大笑。
  
  瞻仰毛、彭故居
  12月20日8时,旅行团从长沙军港酒店门前出发,大巴行驶了三个半小时才抵达湘潭市乌石镇的彭德怀故居。这是他在19日夜间提前公布的行程。
  杨金柱在大巴车上又开始授课,与学员互动,三个小时滔滔不绝。
  开国元勋彭德怀,被杨金柱称为“当代共产党员中最有风骨的”。相比第一天,20日来“旅游”的学员少了几个。他们在彭德怀墓前庄严肃穆地三鞠躬,并在彭德怀故居处的导游带领下,瞻仰了彭德怀故居。
  午饭后,在往韶山瞻仰毛泽东故居的路上,杨金柱再次在大巴上广播,不过这次口气不像之前那么激昂和坚定。他给了大家两个选择:要么在今晚举办一场仓促的联欢,要么在21日去衡山旅游之后散伙。不管如何,研修班的课程肯定要结束了。
  事实上,在20日晚间,已经有部分律师离开了长沙,还有人订好了21日早晨的机票。
  20日晚8时,北京律师周泽刚抵达长沙黄花机场,他也是应杨金柱之约前往培训班上课的讲师。这位原定21日给学员们讲“法律与传媒如何互动”的律师,刚到长沙,培训班已经曲终人散。
  
  在大巴上的红歌会,一位男律师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我想开口讲,却又难为情,在湖南这个大篷车上。”

相关热词搜索:游学 三湘 律师 律师三湘游学记 三湘律师事务所 湖南三湘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