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的奇迹] 奇迹的召唤师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滕华涛还在为《失恋33天》谈投资。当时确定下来的只有男主角文章,文章推荐的女主角白百何尚在接受滕华涛漫长的考验。这部戏的本子是一个叫鲍鲸鲸的24岁小姑娘写的,它的最初形式是豆瓣上一则相当火爆的直播帖。一句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滕华涛打算开拍的这部片子都缺乏吸引人的要点―时下,中国商业片的成功标配是高成本、大制作和全明星阵容,而《失恋33天》却打算在每一个面上都反其道行之。
  一年后的11月8日,《失恋33天》低调上映,两周下来票房逼近3亿,打败了同期上映的全体好莱坞大片,包括《铁甲钢拳》、《猩球崛起》和斯皮尔伯格的《丁丁历险记》。而纵览全年的华语电影,也只有足足上映了45天、并拥有各种神秘因素为其票房保驾护航的《建党伟业》超过《失恋33天》,创收接近4亿。
  和《建党伟业》的7000万投资相比,《失恋33天》的890万制作费用简直少得可怜,更不用提在两岸三地的大明星倾巢而出的阵势面前,文章和白百何几乎谈不上所谓的票房号召力。顶着年度黑马的头衔,低成本、小制作、无明星阵容的《失恋33天》一路飘红,红到大部分影评人都来不及反应:他们中的一些试图在“新媒体营销模式”的框架里探讨其成功,有几位干脆说,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命,有的就是命好―比如《失恋33天》。
  
  “本土化”
  导演滕华涛不同意这种说法。在他看来,《失恋33天》如果没红,才是意外。滕华涛的自信来源于他近五年来极其成功的电视剧导演经验,《双面胶》、《蜗居》和今年夏天刚热播完的《裸婚时代》均创下了收视奇迹,顺带捧红了文章、海清、张嘉译等一批御用演员。但在《双面胶》之前,滕华涛的导演生涯很难谓之得意,比如他2006年执导的电影《心中有鬼》简直无人提及。这部“爱情惊悚片”拥有五千万投资,云集了中港台三地明星―主演是黎明、刘若英和范冰冰,但票房据说仅收回三百多万。
  “钱不算少,明星架势也不小,前前后后琢磨了三年,也算听取了各方意见,最后却落得这么个结果。”五年后,滕华涛对南都周刊记者讲起来,仍然语带余悸。但也正是这次惨败让他及时从电影上收手,转道去攻占电视剧的山头。
  《双面胶》的分水岭意义在于,滕华涛从此知道他要“拍什么”了。《心中有鬼》耗时耗力无数,不断向各方妥协,但滕华涛越拍越发现,他对这个题材根本没什么真正想讲的话,而这部“鬼片”和大部分老百姓―他的目标观众,也没有任何关系。但《双面胶》不同,它的切入点很小,表面上看讲的就是婆媳矛盾,但这婆媳矛盾下面带出了很多东西―比如婚姻中两方城乡背景的差异,中国南北文化的碰撞,还有在这几年愈讲愈热的“凤凰男”(指集全家之力于一身,发愤读书十余年,终于成为“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从而为一个家族蜕变带来希望的男性。)问题。滕华涛对这些问题深感兴趣,他的朋友里就有很多处于这类矛盾中的夫妻,往大里说,他喜欢这些附着在大时代背景上的小故事。后来的《蜗居》、《裸婚时代》都是延续这种模式,房子、裸婚,这些都是时下世面上最热话题,波及面之广几乎无人可以幸免。滕华涛说,这就是本土化―不是说由本土演员来演就是本土化,而是要讲和大部分人切身相关的故事。
  2009年5月,这个叫鲍鲸鲸的女孩开始在豆瓣上直播她的失恋。其实她的感情危机本身并没有那么隆重,但这篇语言犀利、文笔跳脱的直播贴引起的轰动性围观,让鲍鲸鲸后半程以“小说创作”的笔法把故事讲了下去。滕华涛也上豆瓣,看到了这篇直播,觉得十分有意思,但他当时忙着拍《蜗居》,就搁下了。半年后,中信出版社把鲍鲸鲸这篇直播以《失恋33天》之名正式出版,滕华涛买了一本,立即联系鲍鲸鲸决定拍成电影。
  
  共鸣牌
  在盛产直播贴的豆瓣,《失恋33天》的故事讲得不算狗血,“比它跌宕起伏的大有人在”。“但是,我们为什么要那么狗血的故事?生活本身就是这样,平淡中给你点伤害,伤好了还要继续往下走。”滕华涛喜欢这个故事,语言有趣、真实、接地气。还有一点,价值观正确。他自认为很重视这一点。故事里的女主人公被闺蜜抢了男友,虽然撕心裂肺哭天抢地,但也没做什么报复性的事情―没拆散也没自杀,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几乎所有的爱情电影里都有悲伤的成分,但是直接打失恋牌的可不多。滕华涛觉得,失恋绝对比恋爱更容易引发人们的共鸣。“几乎每个人都失恋过,爱情尚有门槛,失恋却简直逃避不过。”滕华涛一直认为,电影的存在,就是“让一群人坐在黑暗之中,为同一种情绪共鸣,一起哭一起笑,人永远需要这种情绪的发泄,这是在电脑前一个人看直播帖代替不了的。”
  演员的选择他费了番思量。男主角王小贱,言语刻薄,打扮时髦,强迫症和洁癖严重,一句话,疑似gay。滕华涛第一时间想到了和他合作过的文章,虽然文章在他片里多演含辛茹苦的隐忍派直男,但他有次看到文章穿一身小紧身西装,刹那贱气扑面―有种变态的吸引力。文章推荐他的大学同学白百何演女主角黄小仙,白百何气质清爽,个性大大咧咧,不足之处是还缺一点原作中黄小仙的尖刻泼辣劲儿。滕华涛观察了白百何一年,中间也和几个更大牌的女明星接触过,最终他还是选了名气平平的白百何。大明星更容易让观众形成刻板印象,而他希望银幕上出来的是一个活脱脱、宛如身边人的黄小仙。
  凭借几年拍电视剧成功积累下的资源,滕华涛要说服人为他五年后再次出山的电影投资并不难。但是这样一部从编剧到主演都默默无闻的小成本制作,仍然让他费了点口舌。“小切口,好故事,本土化的主题,合适的演员,我这几年来一直是用这几个标准做事,电视剧都成功了,电影没道理不成功。”
  在影评人图宾根木匠看来,《失恋33天》的成功在于它准确地迎合了大面积存在的“小清新”情怀。比起徐静蕾版昂扬上进的杜拉拉、章子怡在《非常完美》中饰演的面目模糊的漫画家苏菲,尖牙利嘴却又本质善良的黄小仙儿显然辨识度更高,也更能呼应“小清新”们看似个性十足、内心匍匐的脆弱情绪。这是一张打得稳健的“共鸣牌”。尽管滕华涛否认人物设定中文章的角色为gay,但刻薄搞笑又娘气十足的王小贱毫无疑问让大批提倡“信GAY蜜、得永生”的腐女看得心满意足。
  滕华涛习惯用开放式的结尾为作品留下遐想空间。《失恋33天》的结尾,并未指明黄小仙和王小贱从此真正走到了一起,但无论如何,在黄小仙失恋的这段日子里,她感受到的温暖是真真切切的。在大部分华语爱情片里,女主角最终都遇到了高大、完美的男人来将她解救,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从此有了幸福结局。而《失恋33天》并没有提供这样一个男人。或许正因为它并非童话,才让更多人觉得它说的是自己的故事。
  
  营销
  一年前,滕华涛就定下了上映档期:今年光棍节。他觉得“失恋”是这个节日里一个非常好的卖点。到了今年下半年,得知四部好莱坞大片都在该档期上映,有人劝滕华涛把《失恋33天》延后,滕拒绝了。一方面他对这部片子素来自信:好莱坞可以提供猩猩大战的故事,但不可能提供他的黄小仙和王小贱。另一方面,他甚至期待这种硬碰硬的正面直击。
  但前期营销确实不好做。大明星和话题性的缺乏让媒体对《失恋33天》普遍不感兴趣,滕华涛在关机仪式的媒体见面会上深感这种压力。“电影宣传推广早已经演变成渠道之争,而且竞争越发激烈,大片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失恋33天》的营销负责人张文伯告诉记者。拿着仅200万左右的宣传经费,他决定做一次“战略转移”,绕开对传统媒体的大力宣传投放,借助微博和人人网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直接发布有效信息,直接与目标人群进行互动。又由于明确了这部片子的目标消费者是大学生、办公室白领,张文伯试图通过系列创意和策划,让片子在新媒体平台上形成“教室话题”和“办公室话题”。
  滕华涛认为,对小成本电影而言,能否巧用新媒体为自己造势具有决定性的意义。5月份,他和营销团队一起想了个方案:在微博上号召大家对着镜头讲自己的失恋故事,去几大票房重镇拍摄各个城市版的《失恋物语》。
  两个纪录片拍摄小组分赴广州、成都、西安、沈阳等地,滕华涛强调,尽量让人们用他们的方言来讲―母语才能讲得投入。最终他们在上万的报名者中拍了300多人。
  张文伯承认这一招并非首创。年初《将爱》上映时就曾拍过校园情侣的初恋片段。“但是两部片子的目标人群不一样。”张文伯说,《将爱》强调的是怀旧,目标人群多为30多岁的中年人―十年前他们看着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度过青春。而《失恋33天》的目标受众更为年轻,这决定了投放平台的不同。于是,除了各大视频网站,张文伯们集中在人人网和新浪微博两个平台推广《失恋物语》。造势的效果是显著的,到上映前一个月、《失恋33天》的地面宣传正式启动时,《失恋物语》在网络上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800万次,“尤其对于人人网的用户、大量在校学生和年轻白领来说,《失恋33天》已经深入人心。”
  这让传统媒体报道寥寥、一开始也并不为影院看好的《失恋33天》为自己在首日争取到了近10000场排片,而到11月11日当天,排片率更高达40%。前期的微博营销之后,剩下的便靠口碑相传了。“电影最终拼的还是故事本身。”滕华涛说。“《失恋33天》是一个好故事,这么好看的故事,又是一个跟观众非常有共鸣的情感故事,并且是我擅长拍的类型,我又有合适的演员来演这个故事。我就不明白怎么可能出问题呢?所以后来不管大家说什么,给我什么意见,我都相信自己的推断是对的。你不能永远想着拉哪个明星进来,用什么样的宣传方式,忽悠观众进电影院,而不是琢磨着怎样把故事讲好。其实从买下鲍鲸鲸小说的那一刻起,我就想着要在目前大家流行的这种拍电影现状上做一些改变。”

相关热词搜索:失恋 奇迹 “失恋”的奇迹 长这模样不失恋都是奇迹 他是个奇迹

版权所有 蒲公桃花色综合影院摘 www.zhaoqt.net